日本當代前衛藝術家村上隆作品探析

摘要:村上隆是日本現代著名的藝術家,他吸收、繼承日本傳統文化,對西方文化不斷地模仿、借鑒,在他的作品中東方傳統與西方文明達到了完美融合。在面對日益浮躁的現代社會和趨媚的大眾趣味,他將精英文化的氣息融入通俗文化創作中,為通俗文化與高雅藝術的結合找到了溝通的橋梁。同時,在藝術作品似乎約定俗成地被認為必須崇高、純粹的時候,村上隆則以商業態度來進行藝術創作,由此藝術創作與商業時尚之間實現了跨界。村上隆開放的創作思想和前衛的商業理念,賦予了日本現代藝術創作的新活力,詮釋了現代藝術的新定義。
關鍵詞:村上隆;傳統;藝術;商業

一、背景

國學大師王國維在論詞之“境界”時認為,“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優劣”[1],意思是說只要寫出了“境界”就是好的,而與境界的大小無關。誠然,一件藝術品的優劣主要取決于作品本身是否達到了一定的內涵——“境界”,而不在于藝術創作形式的高下。在全球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對于藝術的評價也應與時俱進,我們對作品的評價需要更多地理解與包容,甚至包括觀念的改變與革新。

二戰以后,隨著世界一體化與多元化的推進,日本加速了與西方文化的交融,本土藝術家開始對傳統文化進行挖掘。設計師們開始嘗試以傳統文化為根基,汲取西方現代潮流的精髓,打造屬于自己的當代藝術作品。然而,隨著生活日益充裕,消費日益膨脹,審美日益泛化,日本的藝術界開始充斥著喧鬧的、低俗的視覺符號。曾幾何時藝術必須很純粹、很崇高,不能沾染任何商業氣息,伴隨僅此一件的原作必須配有高不可攀的收藏價格。[2](P.28)而如今的日本社會,藝術家要安身立命,必須使其作品滿足大眾的口味,引領消費文化和時尚潮流,藝術作品“商業化”成了時代的趨勢和要求。追溯日本的當代藝術史,不難發現總會有這樣的敢于打破陳腐觀念桎梏、勇于突破與創新、善于跟隨時代脈動的勇士,村上隆就是這樣一位日本“時尚藝術的鬼才”。

二、村上隆簡介

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見圖1)1962年生于東京,受日本動漫畫影響而專注于“御宅族”注1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研究,是日本后現代藝術風格——超扁平(Superflat)運動的創始人。[3]1986年(24歲),村上隆畢業于東京藝術大學,1991年(29歲),他首次舉辦了個人作品展,1993年(31歲),獲得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博士學位。2000年(38歲),與路易?威登(LV)設計總監馬可?雅克布(Marc Jacobs)合作,創作出彩色圖案皮具,使他的平面藝術事業達到了高峰。2003年(41歲),村上隆舉辦了《幼稚力宣言》作品展,這次展覽使得他成了世人眼中的鬼才。2008年(46歲),由他設計的一個標價5億日元的公仔,創下了同商品的天價記錄。同年,他被美國最大的新聞周刊《時代》雜志評選為最具影響力的100位人物中唯一的一位視覺藝術家。此外,他曾在多個世界著名的展廳舉行展覽,包括2001年在東京當代藝術館、2002年在倫敦蛇型藝廊、2007年洛杉磯當代藝術館及2008年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等。[4]

圖1 村上隆

圖1 村上隆

三、村上隆作品分析

村上隆是一位桀驁不羈、趣味橫生的設計家,他大膽而歡快地從事視覺設計創作,總會給人帶來出人意料而充滿奇趣的藝術感受。在他的藝術世界里,“浮世繪”風格可以與波普藝術達成共鳴,大眾文化可以轉變為高雅藝術,甚至還可以市場行情來定藝術價值的高低。文章試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具體分析村上隆藝術作品的成功所在。

1.東方傳統與西方文明的融合
日本民族是一個充滿矛盾的民族,在日本人的生活中,那些我們看來是相互矛盾的因素深深扎根于他們的人生觀。[5]細看活躍在日本一線的藝術家們,這種民族氣息表現得尤為濃厚。村上隆受過十余年日本傳統藝術的教育,日本傳統文化對他產生了深遠影響,“浮世繪”的繪畫風格肆意地展現在他的作品中,流暢優雅的線條、明快鮮艷的色彩、二維化的空間構成等都是他作品的特征。村上隆在細細咀嚼并吸收著日本本土文化的養分同時,還以其敏銳的洞察力,審時度勢,思考西方世界對東方文化的價值判斷,積極進行“入世”的創作。他通過自己的作品實力獲得了成功,他被西方評論界評為日本新波普藝術的領軍人物,成為美國2008年《時代》周刊所選出的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的人中唯一的一位視覺藝術家。

“浮世繪”產生于日本江戶時期,分前后兩個發展階段,前期以人物畫為主,后期則以花、鳥自然風景題材為多。村上隆先生也常以傳統自然題材作為創作元素,太陽花系列是他的極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圖2的花朵色彩豐富鮮艷、線條流暢自然、筆觸細膩精致,造型穩中有變,傳統繪畫的特征彰顯得淋漓盡致。此外,正圓的構圖,沉穩而古雅,體現了日本民族在傳統繪畫中對“圓”型母題的獨特偏好。遠看,你也許僅被傳統繪畫的精湛技巧所吸引,細看便會發現他畫外的別有用心,小花被夸張成一張張微笑的臉,嚴謹的畫面中洋溢著歡快的氣氛。圖3的太陽花是在傳統的基礎上,運用了波普的手法,使整體畫面較圖2顏色更為艷麗、造型更為夸張、元素更為一致,增強了視覺沖擊力,符合大眾的流行喜好,極具波普藝術的風格特點。在細細揣摩村上隆的作品時,你又會發現他的作品與西方波普藝術的差異。首先,提到西方的波普藝術,安迪?沃霍爾是最為人熟知的。相比他機械、單一復制式的創作,村上隆的“波普”更具思想性、創意性,他通過夸張、重組、變形,使元素看似雷同而各有變化,使畫面看似雜亂而井然有序。這樣的藝術創作,也許更多地源于他東方式的創作情結,在互為“矛盾”的藝術領域不斷尋求令人驚嘆的交匯點。

圖2 太陽花系列之一

圖2 太陽花系列之一

 圖3 太陽花系列之二(《小花1500》)

圖3 太陽花系列之二(《小花1500》)

2.通俗文化與高雅藝術的碰撞
宗白華先生在評價荀子的《樂論》中說道:“藝術既要極豐富地全面地表現生活和自然,又要提煉地去去粗存精,提高、集中,更典型、更具普遍性地表現生活和自然。”[6]二戰后,日本經濟快速發展,隨之而來的社會問題也不斷暴露,生活日趨商業化與娛樂化,呈現出一片浮躁、喧鬧的景象。村上隆抓住當代并分析這一社會典型群體的特征,于2000年(38歲)在東京舉辦了一次名為“超扁平(superflat)”的藝術展通過藝術表達他對生活、社會的思考和憂慮,并試圖用融有精英氣息的藝術作品,去感染和改變大眾的審美品位。

“御宅族”是缺乏深度、趣味媚俗的大眾群體典型,而藝術作品應該是高雅、精英的代表,村上隆則試圖搭起二者之間的橋梁。村上隆先生用藝術創作形式展示通俗的、大眾的“御宅族”文化,上述《小花1500》(見圖3所示)是展示這一特色的成功之作,而《眼睛系列》則是再度強調了這一流行取向和審美偏好的另一創作。眾所周知,最能體現人的內心世界的是眼睛,透過眼睛我們可以了解到人的深度、寬度和廣度。圖4夸張、多變的卡通化眼睛造型,讓觀者無所束縛地游離在畫面的每一個“睛點”上。而圖5是在此基礎上,增添上了艷麗的色彩。色彩是造型藝術的基本要素之一,而且更是一切視覺元素中最活躍、最具沖擊力的因素。[7]村上隆先生在色彩的使用上,變化大、對比強,但整個畫面卻給人帶來的則是艷而不俗、繁而不亂的高雅感受。此外,村上隆還通過平鋪的方式,不用空間與透視的手法,卻讓畫面一覽無余,來表達他對現代生活態度的膚淺、扁平模式的不安與憂思。

圖4 眼睛系列之一

圖4 眼睛系列之一

圖5 眼睛系列之二

圖5 眼睛系列之二

馬可?雅克布曾說:“我對村上隆的作品十分著迷,除了他異想天開的創意和不受拘束的用色,我也喜歡他作品歡樂下的黑暗面。”[8]如今的日本社會,兒童受社會影響呈現出過早成熟的現象,與此同時,成人卻不斷尋找兒時的記憶和童年的快樂。兒童成人化,成人兒童化現象日益顯著。《幼稚力宣言》是村上隆先生基于社會現狀的又一藝術創作思考。圖6《多比先生》借用迪斯尼經典動畫的米老鼠形象,加上日本本土動畫阿童木的造型特征,可愛的多比(DOB)先生以雜交的形式誕生了,似乎荒誕不羈,但契合了大眾的心理需求,深受人們的喜愛。如果藝術創作的目的僅僅在于運用直接或類比的方式把自然再現出來,或是僅僅在于愉悅人的感官,它在任何一個現存的社會中所占據的那種顯赫地位,就會使人感到茫然不可理解。[9]村上隆先生對于藝術的執著、對于生活的思考值得我們學習,也許用藝術的形式來闡述大眾的流行趣味,會使人感到不可理解,甚至受到眾多的指責、唾罵,但筆者認為,對于藝術的嘗試,哪怕高雅藝術低俗化創作也未嘗不可,或許高雅藝術氣息還可以感染媚俗的大眾品味。

圖6 多比(DOB)先生

圖6 多比(DOB)先生

3.藝術創作與商業時尚的交結
“大部分的藝術家,做生意的意識非常薄弱,常常抱著相信藝術是純潔無垢的態度,既然這樣,就終生把它當興趣就好了。”[2] (P.42)撿過過期便當(即盒飯)充饑的村上隆,經歷過窮困潦倒的藝術生涯,在艱苦的歲月里他確切地感受到,對于藝術創作,金錢與時間的重要性。不可否認,生活改變了他,生活造就了他,這位善于挖掘流行元素,精通商業運作的夢想家掀起了日本平面藝術界的新篇章。

頂尖奢侈、時尚寵兒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自1854年創立以來,伴隨著豐富的傳奇色彩,歷經了歲月錘煉,以高貴、典雅、奢華的風格馳騁于世界時尚界100多年,造就了永不衰敗的法國經典品牌。當LV藝術總監馬可?雅克布(Marc Jacobs)與村上隆跨界攜手創作時,經典被顛覆,奇跡被創造。圖7的“寵兒(Favorite)”手袋為LV經典樣式,穩重的褐色印上LV的經典標志,精巧、優雅,極富女人味。村上隆先生在對原有標志形態保持的基礎上運用他豐富、奇幻的色彩,LV以別樣的色彩姿態再次出現。如圖8,艷麗活潑的色彩配上閃亮的金色黃銅鏈,原有的穩重煥發著新的生機,小女人的清新迎面撲來,散發著無法抗拒的年輕時尚魅力。重塑奢華,洋溢青春,LV的世界再度抹上了奪目的一筆。

圖7 寵兒(Favorite)手袋

圖7 寵兒(Favorite)手袋

 圖8 米拉(Milla)手袋

圖8 米拉(Milla)手袋

所謂市場定成敗,在獲得可喜的銷售量后,村上隆先生又一鼓作氣,將他那些可愛的創意元素,如小花、蘑菇、櫻桃等其他多彩圖案,取代原有標志符號再次融入到LV(路易?威登)包包的形象中。其成績可想而知,它們魔幻般地俘獲了童心未眠的女人們。紐約時報曾這樣評價:“村上隆在國際上炙手可熱,他在這里,他在那里,他無所不在……”[10]。確實,村上隆先生用它獨特的方式,詮釋了時尚藝術的新定義,打破藝術與商業間的隔閡,引領著時尚的新潮流。

四、結語

藝術不僅是源自生活的,更根植于生活。而今藝術與生活兩者之間分界越來越模糊,現代藝術不可能與都市生活沒有關聯,它必然需要利用現成物象,也必然需要用商業價值去衡量。[11]優秀的藝術家必定懂得如何反思生活,如何變生活為藝術。同時,優秀的藝術家也必定是各種良好素質的綜合體,在政治、經濟、文化全球化的語境下,關心本土文化,關心時代主題,關心時尚趨勢,不斷地對社會進行觀察和分析,并以此去選材、構思、創作,這便是對藝術家綜合素質的基本要求,是藝術創作走向成功的關鍵所在。

村上隆作為日本前衛的藝術家,在世界藝術領域可謂是叱咤風云,這并不是因為他扎實的藝術功底,也不是因為他新穎的創作手法,而是他敢于突破傳統束縛的勇氣和善于觀察細節的生活態度。他以日本民族傳統為基礎,現實生活為源泉,結合西方文化特色,運用藝術的手段,把大眾氣息和商業意識融入其中,創作出色彩繽紛、造型童稚的眾多作品。作品表面洋溢了歡快、愉悅的氛圍,給人一片童真、浪漫的感受,而作品里面卻充斥著沉重而復雜的社會情感與責任。村上隆先生的藝術探索,賦予了現代藝術以新的活力,改變了人們對于藝術的傳統看法,開辟了藝術創業的新道路,推動了當代視覺藝術的前進步伐。

注釋
注1:“御宅族”原指日本的計算機迷、網蟲、動漫愛好者,指那些熱衷于動畫的成年人但卻在生活中非常幼稚以及異常的人。“御宅族”除了指稱動漫畫與游戲的愛好者以外,也可用在其他方面的狂熱者,現特指沉迷于社會大眾一般難以理解的亞文化之中并且難以溝通和交流的人。

參考文獻
[1] 王國維.人間詞話[M].北京:中華書局,2009:04.
[2] [日]村上隆.藝術創業論[M].江明玉譯.臺北:商周出版社,2006:28,42.
[3] 出自:維基百科→村上隆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91%E4%B8%8A%E9%9A%86
[4] 同上
[5] [美]露絲?本尼迪克特.菊與刀[M].北塔譯.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07:139
[6] 宗白華.美學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89.
[7] 吳衛.色彩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6:4
[8] 出自:百度百科→村上隆
http://baike.baidu.com/view/1327678.htm
[9] [美]魯道夫?阿恩海姆.藝術與視知覺[M].滕守堯、朱疆源譯.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631.
[10] 王看.村上隆的“幼稚力宣言”[J].藝術?生活,2003(12):15.
[11] 薛敏.論村上隆作品的裝飾意味[D].江蘇:揚州大學.2010:24.

圖片出處
圖1:http://www.hiesquire.com/cultureart/6/5/5/6552_1.html
圖2:站酷 http://www.zcool.com.cn/show/ZOTk0OTY=.html
圖3:站酷 http://www.zcool.com.cn/show/ZOTk0OTY=.html
圖4:站酷 http://www.zcool.com.cn/show/ZOTk0OTY=/4.html
圖5:站酷 http://www.zcool.com.cn/show/ZOTk0OTY=/4.html
圖6:站酷 http://www.zcool.com.cn/show/ZOTk0OTY=/3.html
圖7:路易威登中國官網 http://www.louisvuitton.cn/front/#/zhs_CN/產品系列/女士/手提包
圖8:路易威登中國官網 http://www.louisvuitton.cn/front/#/zhs_CN/產品系列/女士/手提包
/products/Milla-Clutch-MM-MONOGRAM-MULTICOLOR-M60096

作者簡介
1、郭瑪麗(1989~),女,湖南株洲人,2012年畢業于江南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專業,現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12級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業大學河西校區學生宿舍22棟212,412007。TEL:15173379670。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曾任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院長,現為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處長、湖南省包裝設計藝術與技術研究基地首席專家、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88號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412007。

原文發表于《包裝學報》2014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