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工業設計

正視,是一種態度。

正視什么,什么才能做到最好。

德國正視創新,“德國制造”才得以正名。 (注:“德國制造”原指剽竊英國技術的仿制,是假冒偽劣、價廉質次的代名詞。1877年德國開始把“用質量去競爭”定為首要目標,在設計上大力創新,在質量上嚴格把關。逐漸產生了大眾、奔馳、寶馬、保時捷、西門子、博世、拜耳、巴斯夫等世界知名品牌,讓德國制造成為品質、科技、耐用的代名詞。)

韓國正視工業設計,涌現出像三星、起亞這樣的企業,三星產品以最接地氣的創新,使得三星的產品具有很強的國際競爭力。

美國的蘋果、日本的豐田……

正視工業設計,工業設計的價值自然被發揮出來! (注:狹義工業設計的核心是產品對使用者的身、心具有良好的親和性與匹配,創新是工業設計的靈魂,注重物與人,與環境的關系。)

我們國家已經在正視工業設計了,你開始正視工業設計了嗎?

企業需要正視工業設計

在國家正視工業設計的影響下,企業對工業設計的認識有了顯著的提高。但真正在實踐工業設計的企業比例還是非常低的,更別說實踐工業設計并取得較大經濟效益的企業更是寥寥了。于是乎我們會問:
1工業設計能夠為企業的產品提升價值卻企業為何不待見?
2為何企業在實踐工業設計并未取得預期的效益?

引起以上現象與中國是制造業大國的國情有關,來料加工的方式讓企業產生了惰性,雖然政府鼓勵企業制造到智造的升級,但企業并不太愿意在產品開發上進行風險性嘗試是其一;多數企業具有短期逐利性格,任何改變都希望馬上見效,然而開發產品不但具有風險,更重要的是苦心經營的過程,猶如春天播下一粒種子要到秋天才能收獲一粒種子,更何況種子成長過程中要精心呵護與付出,這為其二;企業無法駕馭工業設計(主要指企業的設計管理),與企業沒有建立設計方向與標準有關,也與企業駕馭工業設計資源(內外部資源)的能力有關,并且產品經理(從某些方面來講設計管理充當的是產品經理)的角色企業難有,更何況產品經理的運作方式會改變企業原有的組織形式,這勢必也是一道墻,是其三;工業設計內容包含產品以及與其發生關系的所有,是指產品起止的全過程,然而國內的工業設計公司大多數屬于被嚴重閹割到只剩下外觀設計的設計公司(能把外觀設計做好的設計公司為數也不多),這雖然與企業的短期行為需求有關(市場有需求),但從長遠來說這樣的需求關系會阻礙雙方的發展,不能形成良性循環。如果按照工業設計完整的過程進行產品設計,是可以提高產品乃至產品生態的成功概率的,是其四。

綜上,企業正視工業設計需要做的工作有:
1 企業需心態改變,由被動變主動,不能等到企業問題擴大化的時候才去解決,以及不能是政府推著走,而是要有主動意識;
2 企業需將工業設計視為投資心態,而非投機,并且是戰略性長期投資,企業效益以及企業形象才能得到全面的提升;
3 企業需要能夠自我駕馭產品開發戰略,從而能更好的應用外部設計資源,從而慢慢形成設計管理團隊,國外設計管理做得好的企業比如蘋果、阿萊西(圖1)、B&O,國內比如聯想、小米、美的;在這方面做得還算不錯長期性投入工業設計。當然企業也可以成立自己的工業設計中心;
4企業需將工業設計思維融入到產品的各個環節中,而非只是看到外觀設計的表象,當然什么樣的產品設計的重點是有區分的,如果是成熟性產品的改良升級從外觀角度體現品牌特點、以及如何讓使用者得到更好的體驗去考慮也未嘗不可,因此企業需要進行自我診斷,首先將工業設計應用到最能體現企業目前價值的地方。

ale
(圖1.阿萊西設計管理)

工業設計公司需要正視工業設計

前面提到企業需要通過工業設計進行華麗轉身,需要應用外部資源(連世界500強企業都在應用外部資源來提升企業能力)。于是乎我們會問:1工業設計對于企業來講屬于咨詢公司,而工業設計公司要具備什么樣的能力才具備咨詢資格呢?2工業設計公司如何才能做到更好的幫助企業提升產品以及產品生態的價值呢?

工業設計公司需要什么資格?有能夠駕馭工業設計本身的體系,做到無論是什么樣的客戶、什么樣的人員調動,都可以保證設計的輸出質量不減,能高質量解決客戶問題,比如IDEO(IDEO更側重工業設計診斷咨詢)、麥肯錫管理咨詢,做到確實不易。是其一;工業設計具備操作完整項目的實力,并且能夠或者已經取得了顯著的效果,需要擁有這樣的經驗要么是在企業一線的設計總監角色并且取得了成果,要么與這樣的人一起工作學習而獲取的經驗。其實不難發現IDEO也好,麥肯錫也好,里面的成員出生都有赫赫有名的企業工作經驗背景。是其二;剛提到了體系與經驗,還有一項非常重要——就是資源統籌能力,資源包含在工業設計的各個環節中(例如大數據、人因研究、CMF、專利、DFM、供應鏈、電子商務等),這些工業設計背后的資源力量直接決定了設計公司為企業做的案子的實戰性,并且能有的放矢的在企業缺乏的某一方面資源給與支持,資源應用得當能增強產品設計的落實能力,并且能符合企業的戰略目標而取得顯著的成效。是其三;

工業設計公司如何幫助企業提升產品及產品生態的價值?首先,工業設計公司不但要具有上面所提及的資格,更重要的是設計公司要和企業一起做設計,讓設計以及設計思維慢慢融入到企業中去(反之企業的實際不同情況也會讓設計公司有不同的發力側重點),讓大企業能更好的應用工業設計公司資源,讓中企業慢慢形成自己的工業設計部門,讓小企業具備工業設計的思維去開發產品。也許前期是由設計公司引入設計思維到企業中,也或許前期是由企業發出需求而讓設計公司參與,總之是設計公司與企業一起參與進來做設計。其次,作為設計公司需要做到的是如何以更簡單、更直觀、更具有體驗感的愉快而輕松的方式讓企業人員融入,而作為企業需要做到的是如何去除甲方的姿態而同等的與甲方合作并融入。在融入方面筆者認為IDEO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值得我們借鑒學習。最后,設計公司也必須長期持續關注企業產品開發并深入融入其中,深度參與、持續專注、持續建立成企業產品生態,企業逐漸釋放出由量變帶來的質變效應。設計公司必須具備責任感,專注。

與工業設計相關的組織也需正視工業設計

無論是工業設計園區、工業設計協會還是工業設計促進中心,將中國的工業設計發展更好是一種方法與路徑,而讓中國由“制造”向“智造”則是當前最重要最直接的目的。因此直指核心不代表只是外圍的吶喊(從目前來看吶喊的對象好像更偏重與對政府的,對企業的好像不多,為什么?值得思考),而應該是以制造業的企業為核心對象,而建立起的系統促進方案。

工業設計園區全國遍地開花從一家到幾十家并逐年遞增,出現了業內空前繁榮的景象,并且工業設計園區基本由政府牽頭投資的,不難看出各個地方的政府對當地企業的升級轉型的重視程度。我相信政府是非常重視工業設計的,而建立園區的企業也是在推動工業設計行業發展的,我也希望工業設計園區不單單面向工業設計公司偏多,畢竟對于制造企業來說企業才是主體,設計外包只是其中的一種形式而已,外圍最大的作用是催化劑,而真正領導制造企業變革的自由企業自己,自有自己才能掌舵。我們期待工業設計園區所帶來的集群效應能真正反映到制造企業內部去,而不會出現像吳曉波著作里說到的軟件園那樣。

工業設計協會同樣遍地開花,同樣工業設計協會對于連接制造企業與設計資源以及推廣工業設計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各個地區的工業設計協會根據當地產業情況也形成了自有的特點,雖然工業設計協會也關注到了制造企業的發展,但過多的偏向像設計公司這樣的外部資源,推動企業重視以及實施工業設計的任務是艱巨的。我們期待工業設計協會的資源效應、協調效應會更突出的讓企業得到實質上的轉變。

而由中國工業設計協會、北京工業設計促進中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新經濟導刊》雜志社共同發起并會同國內地方相關工業設計協會聯合于2006年舉辦,北京工業設計促進中心承辦的中國創新設計紅星獎獎項,以德國紅點設計獎為藍本,以企業實際生產出來的創新產品而參評主體(自然而然的讓設計資源融入進去,包括外圍設計公司),強調工業設計在企業中的應用實踐成果,在推動我國工業設計終端方面作用巨大,并且在制造企業方面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力,樹立了企業標桿,拿成果說話,鼓勵企業將工業設計應用起來并取得預期的成效。

政府對外圍的投入是巨大的,如何讓外圍的力量滲透到制造企業中去,是我們更要正視的內容。也許這是我們工業設計推動者接下來更要去面對的問題,不要迷戀在路途中,更不要迷失在路途中,目的地在對面,在企業中。

正視,不是一句話,而是發自肺腑的行動,是具有民族感的那種。雖然前進的路上我們面臨的問題還很多,正視,讓我們堅定了路線。正視工業設計,讓工業設計的思維融入到我們的血液中。最終讓企業的競爭力、企業的形象得到階梯式提升,讓設計師的能力得到提升,最終實現國家經濟綜合競爭力的提升。

作者:Touch達奇工業設計 郭公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