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后現代主義設計大師索特薩斯作品探究

摘 要:埃托?索特薩斯是20世紀意大利后現代主義設計大師,他創立了著名的設計組織—“孟菲斯”設計團隊,并圍繞著藝術觀念和時尚文化進行了大膽的設計探索與創作實驗;他認為設計的功能并不是絕對的,精神和文化更重要,產品不僅要有使用價值,更要表達一種精神層面上的內涵;其作品體現出三種特色,即個性獨特的造型思維、情趣詩意的設計形式和鮮艷亮麗的對比色彩,讓我們從中領略到其獨特的后現代設計新理念。
關鍵詞:后現代主義;索特薩斯;裝飾;隱喻;同時對比

1、背景

后現代主義設計最早出現在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建筑界,以羅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vi)等為代表,很快便發展到歐洲各地,成為20世紀下半時期最重要的設計思潮,其本質是一場反叛現代派國際主義思潮的設計運動。由于上個世紀20年代開始的現代主義設計風行了半個世紀,它以“少即是多”注1為原則,堅持功能至上、反對裝飾的理念,倡導產品經濟實用。但隨著對功能的極度推崇,導致現代設計因單調乏味、冷漠、缺少人情味的風格而逐漸失去對人們的吸引力。此時,后現代主義設計便在對功能的質疑和思考當中降生了,而意大利的埃托?索特薩斯就是后現代設計中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

意大利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內涵,在意大利人看來設計是一種文化、藝術和哲學,而不僅僅是創作與實踐。意大利著名的設計評論家烏別托?埃科(Umberto Eco)在1986年曾經講過:“如果說別的國家有一種設計理論,那么意大利則有一套設計哲學,或者是一套設計思想體系。”[1]在西方現代設計史中,索特薩斯有著輝煌的成就,他是20世紀后期意大利設計的顯貴,80年代早期孟菲斯小組的創始人,并獲得過1959年的意大利“金圓規獎”注2。同時他也是意大利“激進設計”注3(Radical Design)的代表人物,并于1980年在米蘭創建了著名的設計機構“孟菲斯集團”(Memphis Group),其設計團隊設計出了許多具有代表性的后現代設計作品。在索特薩斯的設計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其設計的開放性,他不斷在追求著設計的實驗性和實踐性的結合,表達一種實驗藝術所具有的可能性、自由性的設計理念,因此索特薩斯被人譽為“后現代主義設計大師”、意大利的“設計英雄”。 [2](P.120)

2、埃托?索特薩斯簡介

圖1 埃托?索特薩斯

圖1 埃托?索特薩斯

埃托?索特薩斯(Ettore Sottsass,1917~2007)(圖1)后現代主義設計大師、孟菲斯的創始人,1917年出生于奧地利茵斯布魯克 (Innsbruck)的一個建筑之家,其父是一著名的現代派建筑師。1928年(11歲),他們舉家遷到意大利都靈(Turin)。1935年(18歲),索特薩斯考入都靈理工大學(Polytechnic University of Turin)建筑系,并在都靈理工大學學習建筑學,1939年(22歲)畢業,獲得了建筑學專業文憑。畢業后不久索特薩斯就被意大利軍隊征召,在南斯拉夫的一個集中營度過了二戰中的大部分時光。戰后,他和父親為城市的住宅項目工作,直到1946年(29歲)年移居米蘭。1947年(30歲)他在意大利米蘭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從事建筑及設計工作,因為受到戰后蕭條經濟的影響,索特薩斯在建筑業幾乎接不到什么活兒,于是他只好轉投產品制造行業,開始設計工業產品。1958年(41歲)開始與奧利維蒂(Olivetti)公司注4合作,并擔任設計顧問。他開始大膽地嘗試將艷麗的色彩和腦袋里面古怪的想法注入到自己的設計中去。1959年(42歲)設計出首部意大利電腦“埃里亞(Elea)9003”計算機,并因此獲得了意大利的“金圓規獎”。1969年(52歲)在情人節時推出了超人氣紅色便攜式打字機——“情人”(Valentine)打字機,不但可以在辦公室使用,而且可以隨身攜帶,從而把“秘書從辦公室解放出來,文字處理工作不再受時間、場所的限制” [3]。接著他又成功設計了一系列打字機,如普萊克西斯(Praxis)、泰克尼(Tekne)、編輯者(Editor)等,成為現代辦公設備簡約風格的代表。索特薩斯與奧利維蒂公司的合作一直持續到20世紀80年代。1980年(63歲),他又創建了“孟菲斯”設計團隊。索特薩斯是70年代“邀進設計運動”的領導人物,而后又成為80年代“后現代設計”的重要代表,他的設計生涯漫長而輝煌。2007年12月31日,埃托?索特薩斯在米蘭逝世,享年90歲。

3、埃托?索特薩斯作品分析

索特薩斯影響了20世紀的藝術家,他的開放思想影響著后現代主義設計的發展。埃托?索特薩斯喜歡以文化人類學的觀點來對待設計活動,從本民族世俗文化和其它民族的不同文化中尋找創作靈感,在設計中更多的是關注時尚文化的設計和生活方式的設計。“他對每一件作品都充滿了愛”,評論家蘇珊?耶拉維奇(Susan Jelavich)說,“人類天生具有享樂主義的傾向,而索特薩斯總是知道如何給人們適當的滿足。”[4]索特薩斯認為,設計就是設計一種生活方式,因而設計沒有確定性,只有可能性。[5]他認為設計不僅要按當代條件的制約而有效思考,還應采取某種不受時間限制的永久性方式。他反對一切唯功能論、包括包豪斯及形而上學的理性化、非個性化的設計教條。功能不是絕對的,而是有生命的、發展的,它是產品與生活之間一種可能的關系。[6]他的設計在產品的造型、色彩、材質及裝飾處理等方面,都做出了大膽嘗試,常常賦予產品以娛樂、戲謔、新奇、刺激的形式,來達到與正統設計完全不同的效果,從而賦予產品功能、形式以新的時代文化詮釋,以達到凸顯設計師的個性和賦予產品以實驗性的理念。這些實驗性的設計作品浪漫而富有詩意,卻也世俗熱鬧,深受波普藝術的影響。人們一邊帶著疑惑的眼光看他的作品,一邊卻又感到日常生活原來可以被塑造得如此精彩。

3.1 個性獨特的造型思維

圖2 《情人打字機》 (Valentine)

圖2 《情人打字機》
(Valentine)

索特薩斯的設計作品造型獨特,可以說是變化無常。在他早期的設計作品中,我們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他對于獨特設計思維的偏愛和表現。在這些設計作品中,他試圖探索新的設計方法,強調設計的“思想性優先于功能”(Meaning over function) [2](P.121)。如1969年(52歲),索特薩斯和佩利?金(Perry King)一起設計了奧利維蒂公司著名的手提式“情人”(Valentine)打字機(圖2),造型簡潔、色彩明快,材料上不再使用傳統的金屬而改用ABS塑料,再加上兩個能轉動墨的黃色旋鈕扣和一個方便攜帶的提手。機體配色上強調紅黑布局,其盒子是明艷的大紅色ABS塑料,能避免它受到任何的撞擊,鍵盤是黑色的,明顯地與機器的其他部分分開。紅色的采用是其一大特點,索特薩斯認為紅色屬于共產主義者的旗幟,是外科大夫的加速劑,是激情燃燒的顏色,[7]這款打字機表達出了他對紅色的偏愛。它輕便、實用、美觀,惹人喜愛,出廠之后,成為整個歐美市場上最流行的手提式打字機。索特薩斯的設計思想總是出人意料之外,他在1957年(40歲)設計了一款樣式科幻的“UFO桌燈”(圖3),用設計師自己的獨特想象,創造了一個自我眼中特有的不明飛行物“UFO”,看似像一個黑色支架,中間夾了一個帶有上下凸起桌面的小桌子,實則是一個造型獨特的燈,黃色和黑色強烈的顏色對比使得這款桌燈十分搶眼。

圖3  UFO桌燈

圖3 UFO桌燈

圖4 濕婆花瓶(Shiva flowers vase)

圖4 濕婆花瓶(Shiva flowers vase)

索特薩斯特別重視和強調作品背后所折射出來的文化含義,如他在1964年(47歲)創作的一款陶瓷作品“濕婆花瓶”(Shiva flowers vase)(圖4),有一點像紀念碑、又有一點像座廢墟,他希望從這“廢墟”中管窺到關于未知古文明的敘述。埃托?索特薩斯在印度游歷過多年,他的這個“小建筑”濕婆花瓶,很大部分要歸功于印度文化。又如1968年(51歲)間,他為Polotronova(一家佛羅倫薩家具公司)設計的塑料壓制的“超級櫥柜”(Superbox)(圖5),采用抽象的方塊設計理念,上部是一個帶有古羅馬氣息的紅黃相間豎條柜身,下部則是配以簡單的黃色正方形底座,而設計的柱狀豎條紋外觀,使人聯想起具有類似條紋裝飾的意大利古羅馬大教堂。

圖5  超級櫥柜(Superbox)

圖5 超級櫥柜(Superbox)

3.2 情趣詩意的設計形式
埃托?索特薩斯的作品總是以各種富有詩意并帶有情趣的設計形式組成的,他畢生追求“如詩般生活”的設計理念,重新激活了意大利設計界的創作氛圍。如他于1981年(64歲)設計的“卡爾頓(Carlton)”書架 (圖6)。這個書架是埃托?索特薩斯突發奇想而成就的作品。它是一個天真滑稽的怪誕家具,像小孩子玩的積木,采用紅黃藍三原色的搭配,奇形怪狀又像一個機器人。它以非常規的結構組合、積木式充滿趣味的造型和鮮明活潑的色彩讓人們眼前一亮,其拼貼式的獨特造型幾乎沒有提供可以放置東西的空間。但它卻體現了一種強調把一切形式還原到圓形、方形、三角形等基本形,[8]有意識地放棄功能主義的設計理念。索特薩斯設計的這款書架已并不僅僅是為書本提供存放空間的單純使用家具,它們遠離日常生活中對書架約定俗成的理解,可以看成是獨立存在且能夠與環境并存的具有審美意義的準藝術品。這種在實用功能上的忽略性設計,使人們不再把它們看作簡單的使用器物,而是透過產品表面人們將看到更多內在的人文內涵,使產品增添了許多實用功能之外的其他人文的功能。詮釋了一種不是形式追求著功能,而是形式追求于表達的設計思想,表達出他對設計特有的理解。

圖6卡爾頓(Carlton)

圖6卡爾頓(Carlton)

圖7 阿育王(Ashoka)臺燈

圖7 阿育王(Ashoka)臺燈

圖8塔希提島燈(Tahiti)

圖8 塔希提島燈(Tahiti)

索特薩斯的作品造型還常常模仿獸形或者動物形,他的作品就像生物一樣裝點著周圍的環境。如1981年索特薩斯設計的“阿育王(Ashoka)”臺燈(圖7),采用黃色和藍色的對比色,模仿鳥類動物的點頭姿態,五個燈泡就像五個小鳥腦袋,窺視著周圍的動靜,同時也運用了對稱的方法,左右對稱的兩個動態的小燈泡,同時各個燈泡間又富有動態,生動而活波,互相呼應。正如他所說的設計師的責任不是實現功能而是發現功能,設計是一種積極的對人的行為的修飾方法。[9]同一年里他還設計了“塔希提島燈(Tahiti)”(圖8),通過幾種幾何形態的組合,艷麗的色彩搭配,構成了一只黃頸紅嘴的熱帶鳥,富有天真的童趣。秉承著實驗高于實用的開放性思想,同年他又設計了“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餐柜(圖9),它采用當年被視為“庸俗”材料的層壓塑料(laminated plastics),借助一種圖騰的形狀,在餐柜的表面布滿了同樣一種孢子和細菌的重復連續花紋圖案,營造了一種神秘氣息和異域情調,這種花紋圖案迅速傳染了上世紀80年代藝術設計中的眾多作品。

圖9卡薩布蘭卡( Casablanca)餐柜

圖9 卡薩布蘭卡( Casablanca)餐柜

3.3 鮮艷亮麗的對比色彩
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色彩是人們最常見的視覺元素,色彩在我們的生活當中總是煥發著神奇的魅力。在設計中色彩必須借助和依附于造型才能存在,才有具體的意義,脫離形體而存在的色彩會是有形而無神的軀殼,無法實現色彩本身的價值。黑格爾曾說:“顏色感應該是藝術家所特有的一種品質,是他們特有的掌握色調和就色調構思的一種能力,所以也是在線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的一個基本因素。”[10]美國著名藝術心理學家魯道夫?阿恩海姆用格式塔的心理學理論對色彩的表情性做了深入的研究,在他的《藝術與視知覺》第七章色彩中有這樣一段論述:“說到表情的作用,色彩卻又勝過一籌,那落日的余暉以及地中海的碧藍色彩所傳達的表情,恐怕是任何確定的形狀都望塵莫及的。”[11]說出了色彩在引起人的情緒及情感方面勝過形式的獨特功能。

圖10  “西邊”沙發

圖10 “西邊”沙發

索特薩斯將色彩的魅力發揮運用在其設計作品中,他認為色彩的光波可激發最直覺的感官解讀,認為色彩是產品信息傳達的重要語言。他不遵守色彩配置規則,不分主調色和背景色,喜歡用不同色調的色塊并置,使它們相互干擾產生共振,造成新的沖擊。這些帶有鮮明亮麗的色彩并裝飾得五光十色的作品,雖然有些稀奇古怪,但看起來輕松活潑,它們贏得了人們的喜愛。如1984年(57歲)他設計的“西邊”沙發(圖10),采用高純度的色彩組合(明顯受到了波普藝術風格的影響),藍色與橙色這一補色對的強烈對比,同時也是冷色與暖色的強烈對比,再配以火熱的紅色,頓時使沙發制品的亮度提升,鮮明愉快。他大膽地將顏色運用到設計當中去,將色彩的同時對比運用到了極致。

圖11 藍色沙發系列

圖11 藍色沙發系列

又如他設計的“藍色沙發”系列(圖11),打破了傳統沙發所用的素靜雅致的顏色,而是采用高純度的藍色,由于藍色沉穩的特性,具有理智、誠信的意象,因而這個沙發也便于用來整理思緒,容易使人冷靜下來。整個沙發設計簡潔大方,色彩大膽明快,改變了以往設計師對沙發的傳統設計觀念,而是從顏色角度去發掘它的內在人文價值。而他在1986年(69歲)設計的可萊斯特?瑪雅(Clesitera e Maia)系列玻璃品(圖12),巧妙地運用紅色和綠色、黃色和紫色、藍色和橙色這三對互補色的搭配。并且每件玻璃作品都注意了補色間的明度、純度以及飽和度的對比,使得補色間的相互搭配不顯刺眼,和諧而恰到好處地分配在多組玻璃制品中,使得作品既有流動性的弧線美感,又有顏色的對比刺激。索特薩斯將玻璃作品透明顏色的特性運用得恰到好處,強調物品的裝飾性和隱喻性,大膽而生動地使用鮮艷而亮麗的對比色彩。

圖12 Clesitera e Maia(可萊斯特?瑪雅)系列玻璃品

圖12 Clesitera e Maia(可萊斯特?瑪雅)系列玻璃品

4、結語

埃托?索特薩斯以其個性獨特的造型思維、情趣詩意的設計形式和鮮艷亮麗的對比色彩,向世人展示了其獨特的設計視角,對人們以往形式服從功能的產品批量化、標準化和實用化的現代派設計觀念進行了沖擊,引起了設計師、消費者及整個設計界的思考,對歐洲社會、文化和經濟等各方面也有深刻的影響。他的設計往往采用高度娛樂、戲謔、夸張的方法,設計中常帶有一種玩世不恭的氣息,與正統的現代主義設計背道而馳,通常采用奇特的造型和媚俗的色彩,明顯具有波普和東方神秘主義的風格。沖破了現代功能主義設計觀念的禁錮,強調物品的裝飾性與人情味傾向,大膽而靈活地使用鮮艷的色彩,展現出其獨特而前衛的后現代主義的設計理念。他的作品感性且富有詩意,其變化的創作方式被他如此熱衷地運用在自己的作品中,以此來表達他對后現代設計的理解。

作為生活用品來說,滿足功能的要求應該是設計作品成為消費產品起碼的前提,可是索特薩斯的許多作品顯然缺乏這些基本的要求。他的作品多數是實驗型的,雖然那些缺乏功能、顏色鮮艷的設計作品很多只是成了博物館的藏品,沒有成為千家萬戶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他的作品卻帶給了設計界一些清新的空氣,使人們在批評他作品的同時也得到某些震動或受到某種啟示,開始反思現代派功能主義設計的優缺點,探索設計文化新思路。總之,索特薩斯的作品為后現代設計指明了方向,盡管它的很多作品都是實驗型的,風格激進,有些還缺乏功能且不能為多數人所擁有,但是他這種開放性的設計理念為后現代主義設計帶來前進的動力。

注釋
注1:現代主義的奠基者之一的密斯?凡?德?羅提出來“少即是多”這一概念。
注2:金圓規獎是歐洲絕大多數企業追求的工業設計獎,由意大利工業設計協會(ADI)評定,以獎勵每年有創意有技術突破的產品設計,成為一個設計界最高榮譽的航標。
注3:激進設計,20世界60年代,一些意大利年輕的設計師把從裝飾藝術純粹的手工藝品中引用的元素華而不實的混合在一起,公然反對當時已達到成功頂峰的意大利“美觀設計”。年輕的反叛者們對社會進行全面自我批評,尖銳的質疑工業與設計的結合,并攻擊理性主義和功能主義的僵化教條。從何形成了激進設計。
注4:奧利維蒂(Olivetti)公司,該公司以鼓勵發揮個人創造才能的獨特方針,在戰后的產品市場上贏得了較高的聲譽,在設計上更注意新產品的外觀,這后來成為該公司的既定方針。

參考文獻
[1]佩尼?斯帕克.在意大利的設計[M].美國:阿比維爾出版社,1987:7.
[2]董占軍.艾多爾?索特薩斯:設計界的畢加索[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2013:120/121.
[3]杰?伯尼.埃托爾?索特薩斯:設計的英雄[M].美國:紐約出版社,1991:116.
[4]呂英博.再見,索特薩斯[J].經觀電子刊物,2008:28.
[5]何人可.工業設計史 [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1991:213.
[6]王受之.世界現代設計史[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2:9.
[7]李乃清. 埃托?索特薩斯:紅色“情人”與“孟菲斯”藍調[J].設界,2003:95.
[8]吳衛.平面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10:51.
[9]張磊.透析“孟菲斯”作品中設計符號的情感表達[J].文化藝術研究,2008: 80.
[10][德]黑格爾?美學(第三卷上)[M].北京:商務印刷館,1979:281.
[11][美]魯道夫?阿恩海姆.藝術與視知覺 [M].湖南:湖南美術出版社,2008:276.
圖片出處
http://www.architonic.com/dcobj/ettore-sottsass-jr-/8101386/2/1

作者簡介
1、姚傲雪(1989~),女,湖南邵陽人,2012年畢業于魯迅美術學院藝術設計專業,現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12級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業大學河西校區學生宿舍22棟618室,412007。TEL:15292196898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曾任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院長,現為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處長、湖南省包裝設計藝術與技術研究基地首席專家、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88號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412007。

本文已發表在《包裝世界》 2014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