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平面設計大師卡里?碧波作品探析

摘 要:芬蘭國寶級平面設計大師卡里?碧波的平面設計作品構圖簡潔、圖形抽象,描繪出令人深思的意象;筆墨隨性、惜墨如金,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作品的韻味與意境;字體設計考究、手法練達,烘托出豐富的內涵與寓意;用色簡練、貼近主題,傳達出強烈的情感。
關鍵詞:卡里?碧波;圖形;筆墨;字體;色彩


0 引言

芬蘭共和國是一個十分注重設計創意的國家,這使得芬蘭設計師在社會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芬蘭共和國獨立不到100年,但其設計協會、學院與博物館比芬蘭共和國建國的歷史還要久遠。芬蘭的工業設計在國際設計界享譽盛名,其平面設計領域也處在國際領先水平。20世紀30年代初到50年代末,是芬蘭平面設計的黃金期,芬蘭的招貼設計經常出現在國際性的展覽上。通過將芬蘭設計展現在世人面前來建立國家的形象和品牌是其采取的戰略,這一戰略在20世紀50—60年代為芬蘭贏得了大量來自美洲、澳洲和歐洲的關注。一開始大家只知道有“斯堪的納維亞設計”這一標牌,后來“芬蘭設計”才漸漸地深入人心并被大眾所接受。大概在20世紀70年代中期,特別是拉海提(Lahti)海報雙年展成立之后,芬蘭開始通過舉辦雙年展的形式向海外推廣“芬蘭設計”,在國際上進行平面設計方面的信息交流[1]。雙年展締造了一個強有力的機制,使芬蘭的平面設計在國際舞臺上得到了認識并被廣泛認可。在芬蘭的雙年展中有一個人物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芬蘭著名的平面設計師卡里?碧波。卡里?碧波出生于1945年,他算是芬蘭國寶級的平面設計大師,他的作品獨具一格,其簡約、概括的藝術風格在國際平面設計領域可以說是獨樹一幟的。

卡里?碧波是芬蘭本土成長起來的第二代平面設計師。在圖形上,他善于使用抽象概括的符號元素,簡潔的圖形語言給觀者以無限遐想;在藝術手法上,喜歡運用揮灑寫意的筆墨融入作品的畫境描述中;在字體上,通過設計提煉去烘托寓意,簡潔的文字形態中蘊含著豐富的精神內涵;在色彩上,他善于概括歸納,色彩不多卻能凸顯作品的情感表現。從他創作的平面招貼畫到他所設計的標志、書籍,都體現了芬蘭平面設計的樸實和率真,帶有典雅的歐洲品味和濃郁的芬蘭氣息。

1 抽象圖形融入意象傳達

抽象的圖形語言是現代招貼設計中一種比較突出的語意傳達方式。與其說卡里?碧波是藝術家,不如說他是一位具有敏捷思維和開闊眼界的賦予圖形以生命的思想家,卡里?碧波的招貼作品(如圖1所示,圖片來源:本文所有圖片除圖3b與圖4c來源于參考文獻[1]外,其余均來源于百度圖片:卡里?碧波)總能從眾多海報中脫穎而出,使觀者流連忘返,其抽象的符號元素能夠帶領觀者進入一個想象的空間。

圖1a《我思考》是卡里?碧波于1994年為芬蘭青年學院舉辦的一次研討會所設計的一副海報,畫面中白色的圖形似一個大大的眼睛,又像一個抽象的人腦輪廓,而圖形下端一個小小的尖角又讓人聯想到“逗號”。整個海報的畫面語言簡潔抽象,在與海報主題完美契合的同時給予觀者無限的遐想空間。成功的招貼應該是有趣、有力和易懂的。圖1b是卡里?碧波為拉海提海報博物館設計的招貼作品,該作品同樣展現了他擅用簡練圖形表達豐富寓意的藝術表現力。刀片是畫面里唯一的圖形元素,刀片右側是駭人的刀刃,左側是撕裂的紙邊。兩種質地截然不同的物體巧妙地“異質同構”[2]在一起,形成了強烈的心理暗示和感官沖擊,畫面單純的黑白效果也給觀者留下深刻的視覺印象。刀片兩邊的鮮明對比昭示了“海報”本身的雙重含義:如鋒利的刀刃,尖銳直接,給人爽快利落的感受;如撕裂的紙邊,僅在“保質期”內有實用性,過了時限后便喪失了海報的意義,而其中的藝術價值只有在博物館里才能長存[3]。卡里?碧波于1996年設計的米凱利(Mikkeli)戲劇海報《推銷員之死》(如圖1c所示)選用的是一個公文包的外形,由紅色磚塊砌成,給人一種沉重、煩悶的心理感受,這不由得讓觀眾聯想到戲劇中的主角——年逾花甲的推銷員威利?洛曼拎著兩只沉重的樣品箱子的場景,磚塊凸顯了主角極度的經濟窘境,以暗示結局的悲劇性。他的作品《瘋狂男人的日記》(如圖1d所示)中僅僅用豎立的兩只眼睛和張大的嘴巴來表達人物表情的一個瞬間,簡單,強烈,尖銳的視覺元素一針見血的抓住了劇目的靈魂。卡里?碧波的招貼設計摒棄了一切不必要的細節,只留下作品所要表達的最中心最基本的部分,簡潔有力、明確干練的畫面展現了他對圖形語匯的掌控能力和深厚的藝術修養。

kb-1
圖1 抽象圖形融入意象傳達
Fig.1 Abstract graphics into imagery to convey

2 筆墨隨性滲透畫境描述

成功的招貼設計要將事物、圖形簡潔地表達出來,更要把它們從物質形態提升到文化精神的層面,擁有意境和情感的雙重表達。卡里?碧波的作品表達方式不僅清晰明了,表現手法也簡單有力,通過其爐火純青的手繪功夫能夠更好地闡釋作品的意境。

如圖2所示為卡里?碧波創作的宣傳海報,這些作品筆墨隨性,卻描述了獨特的意境。如圖2a所示是卡里?碧波在1992年為米凱利國際音樂節設計的海報,海報的畫面上依然是簡單到無以復加的圖形。畫面中的音符化作花枝,不拘一格的五道筆墨簇擁在音符上方,似五線譜化作的花瓣,如花朵般綻放,筆墨酣暢淋漓如花香四溢。音符的規整形態與花瓣的自由造型形成視覺上的鮮明對比,使畫面呈現出更豐富的寓意。作者的隨性筆墨將簡潔的圖形、單一的色彩和深刻的寓意三者互動交融,沒有加入任何色彩便讓觀者同時得到視覺、聽覺、嗅覺的感受,使音樂節的品牌形象由平面轉為立體,并為大眾所了解。卡里?碧波在創作時最關心的是作品想要表達什么和為什么要這樣表達。在卡里?碧波于1995年設計的俄羅斯芭蕾舞海報(如圖2b所示)中體現了他“惜墨如金”的東方意蘊,如中國書法藝術的寫意,寥寥數筆即描繪出一個芭蕾舞演員飄逸的動態,瀟灑的筆觸看似隨意,實則描繪的是《天鵝湖》中4只小天鵝的羽毛。卡里?碧波所繪制的平面招貼畫無不體現其簡約獨特的海報格調,他的作品中另一個特點則是對生態環境的人文關懷。卡里?碧波在1995年創作的地球日海報(如圖1c所示)中,蠟筆的筆觸描繪出一個奔跑的人形,畫面中黑色的火炬手形象猶如干枯的樹枝,地球環境質量每況愈下的現狀令人擔憂,而火炬上一抹綠色的火焰又暗顯生機。這畫龍點睛之筆完美地表達了世界地球日傳播環保理念,喚醒人類愛護地球、保護家園的愛心和共識。卡里?碧波在1997年創作的布萊希特一百周年紀念海報(如圖1d所示)同樣是運用了揮灑簡潔的筆墨勾畫出一個代表“貝托爾特?布萊希特”的人物形象,對其動態的描繪無疑表露出了布萊希特這位享有世界盛譽的著名德國戲劇理論家獨特的個人風格。布萊希特晚年還研究過中國畫,無論走到哪里,他的書屋里總要懸掛中國軸畫,這在歐洲知識分子中極為罕見。卡里?碧波設計的這張黑白色調富含中國畫意境的紀念海報,是對戲劇理論家布萊希特最貼切直接的詮釋。

kb-2
圖2 筆墨隨性滲透畫境描述
Fig. 2 Pen and ink along with the gender penetrating picturesque scene description

3 字體考究烘托內涵寓意

卡里?碧波不僅擅于用平面化、圖形化的設計手法抓住對象最突出的特征,而且在字體元素上的運用也是獨具匠心。字體在平面海報作品中的出現不僅僅為了反映字面意思,更重要的是要使其能夠蘊含作品背后的深刻內涵。如圖3a所示是卡里?碧波1986年為米凱利劇院的琵阿夫(Piaf)演唱會創作的海報,代表主角琵阿夫的4個字母豎型排列,白色字母與黑色字母的疊加效果給觀者帶來三維的視覺感受,畫面中“AF”的黑色投影恰好構成一個男人的側臉形象。整個畫面烘托出了一臺演唱會即將開始時的氣氛——主角琵阿夫站在藍色幕布前隨著伴奏搖曳著身軀,一束燈光投射下來,他拿起話筒一展歌喉[4]。考究的字體與富有表現力的藝術手法完美和諧的運用,透出了北歐設計師少有的幽默感。卡里?碧波說過:“平面設計師需要永遠保持對身邊事物的敏感和興趣,所有的創意和表現形式必須為主題服務”[5],他的作品也始終遵循了這一原則。在1994年,卡里?碧波以兩個當時備受國際關注的歷史事件為主題創作了兩張海報,那就是《盧旺達1994…》(如圖3b所示)與《薩拉熱窩1994…》(如圖3c所示)。《盧旺達1994…》是以地域名稱作為視覺元素,代表“RUANDA(盧旺達)”的6個字母都排列在畫面的右側,字體的設計采用了擬人的手法,好似6個人都在朝著畫面外行走,拖出長長的痕跡,有的步履蹣跚,有的即將摔倒,有的已經跌出畫面。這6個字母的動態已然十分貼切地表現出了1994年盧旺達內戰和種族屠殺給這個國家的經濟和人民帶來的災難。1994年2月5日,薩拉熱窩市內遭炮擊,68人死亡,約200人受傷,恐怖襲擊事件導致波黑內戰發生重大變化。如圖3c所示的海報就是以這一事件為題材而創作的。該海報以中軸線對半分置白色和黑色的背景,下半部分反白的字母“SARAJEVO(薩拉熱窩)”如城市的建筑扎根在土地上,上半部分黑色的字母分裂開像被炮轟的城市,灰燼飄散在空中,畫面以黑白色調的烘托和字母的表現形式渲染出了莊重、悲壯的氣氛。由此我們可以感受到,卡里?碧波的每一幅作品都耐人尋味,每一個細節都寓意深遠。

kb-3
圖3 字體考究烘托內涵寓意
Fig. 3 Font fastidious foil moral connotation

4 色彩簡煉凸顯情感表達

在設計越來越趨向簡約的今天,復雜的色彩也在干擾著人們的設計品位。設計是一個化繁為簡的過程,用色要貼近主題,提煉、概括且有力度,使觀者在享受藝術語言的同時能夠對視覺產生有力的沖擊,給觀者傳達信息的同時也能擁有美的享受。卡里?碧波經常為家鄉的米凱利劇院創作戲劇海報,他所設計的每一幅海報都像是經典劇目的縮影,卡里用自己的藝術語言在海報上導演一出出精彩圓滿的話劇。卡里?碧波從事海報事業20多年,已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色彩觀。他的設計與那種裝飾成分很重的平面設計形式大相徑庭,與新巴洛克(新巴洛克是17—18世紀在意大利文藝復興建筑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建筑和裝飾風格。原意是“奇異古怪”,古典主義者用它來稱呼這種被認為是離經叛道的建筑風格或裝飾成分很重的平面設計形式。)風格相對立。卡里?碧波的招貼作品所使用的顏色不會超過5種。他通常以黑白兩種顏色作為自己藝術創作的起點,其它顏色是根據作品的需要而添加,用什么顏色,如何使用顏色,都始終圍繞作品的主題來定。卡里?碧波善于運用色彩之間的強烈對比再配以黑白色作為輔助,從而加強色彩的視覺力度和表現張力。在計算機技術飛速發展的新時代,他合理地運用新技術卻不依賴于新技術所表現的絢麗效果,始終堅持一切設計手法、設計效果的運用都是為作品主題服務的原則。卡里?碧波1988年為米凱利劇院設計的戲劇海報《羅密歐與朱麗葉》(如圖4a所示),選用的是一扇打開的窗戶的影像,通過電腦技術的處理顯出斑駁的肌理,城堡的墻體看上去古舊陰森,紅色的背景讓人倍感壓抑,與窗戶外的藍天白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海報中的畫面與劇中場景羅密歐翻墻進凱普萊特的果園,正好聽見了朱麗葉在窗口情不自禁呼喚羅密歐的聲音相契合,利用觀眾對劇目的內容、人物、故事背景的熟悉來激起大家的共鳴。莎士比亞《哈姆雷特》的海報(如圖4b所示)是卡里?碧波自己最喜歡的作品之一。他選擇了最有視覺沖擊力的紅色作為底色,紅色代表欲望、愛情、暴力與權勢。在劇中,暴力與權勢是同時存在的,暴力維護著權勢的統治,而權勢往往仰仗著暴力。畫面的題頭采用反白色帶有棱角的字體“HAMLET(哈姆雷特)”體現著哈姆雷特性格中的愛憎分明。畫面中斜著的“H”用漸變的立體效果營造出陰謀和陷阱的意味,又像兩個墳墓,一個埋葬哈姆雷特,另一個則埋葬奧菲莉婭。畫面效果巧妙地印證了《哈姆雷特》劇中的名句“活著還是死去,這是一個問題”[6],簡潔的藝術語言概括出了整部戲劇的最高潮。卡里?碧波擅于運用直接的、毫不含糊的感性色彩,充滿魅力與誘惑,但又不愚弄觀眾,寥寥幾種顏色,細膩的動感就從那穩固扎實的畫面中浮現出來。音樂劇《安妮,提起你的槍》(圖4c所示)仍然是用紅色作為海報底色,用蠟筆畫的表現手法賦予畫面生動活潑的氣氛,預示著戲劇歡快美滿的結局。由黃、藍、紫三色構成的A字是“ANNIE”的首寫字母,又仿佛安妮穿著裙子叉腿射擊的形象,與戲劇的結尾安妮用自己的槍贏得了一個男人的心的情節相呼應。畫面中安妮雙手托著槍,從槍口冒出一縷灰白的輕煙,而“ANNIE”字母之間的圓點恰似彈孔洞穿后留下的痕跡。背景單色的處理在其中有很大的作用,不僅僅作為背景,而且使整個畫面都作為形式和符號融入到海報主旨中。《長襪子皮皮》(如圖4d所示)是一幅徹頭徹尾充滿歡樂氣息的作品,海報中主人公皮皮滿身紅色,紅色的辮子翹向兩邊,兩只手拎著頭上的辮子把自己提起來,揮灑寫意的表現手法營造出一副歡快熱情的景象。畫面中人物的動態充分表現了皮皮的力大無窮,對比鮮明的色彩體現了她的善良熱情,使觀者直面幽默,讓人忍俊不禁。富有生命力的色彩以及巧妙的構圖都體現出了北歐設計師對色彩的敏感,這也是卡里?碧波的作品在國際大展中屢屢獲獎的重要原因之一。

kb-4
圖4 色彩簡練凸顯情感表達
Fig. 4 Color succinct emotional expression

5 結語

卡里?碧波的作品構圖簡潔、圖形抽象,但其中傳達出的意味則引人深思;畫面用筆可謂惜墨如金,但其中的韻味在寥寥數筆中卻能表現得淋漓盡致;字體直接提煉為圖形元素,但匠心獨運的設計手法著實令人折服;色彩運用十分簡煉,但其中的表現力度和情感的傳達卻耐人尋味。卡里?碧波的設計作品無論是圖形、筆墨、字體、色彩都始終貫穿著“簡潔”這一特色,展現了芬蘭人優雅、質樸的性格特征。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卡里?碧波的作品經常活躍在國際各大海報展上,他以驚人的速度收獲了一個又一個國際海報大獎,是一位成功的獎牌獲得者和收藏家。他的設計作品不拘一格,洋溢著一股吸引人們去仔細欣賞、認真思考的魅力。卡里?碧波的設計作品不僅向世界展示了芬蘭的歷史和文化,而且在色彩應用、設計思維與創意理念方面為新一代設計師開啟了一個嶄新的視角。

 


參考文獻 :
[1] 王 序.博凱伶平面設計師之設計歷程[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1998:70.
Wang Xu.The design of graphic designer Kari Piippo [M].Beijing:The China Youth Prees,1998:70.
[2] 吳 衛.平面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10:172.
Wu Wei. Graphic Composition:Version with Illustration [M].Beijing: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Press,2010:172.
[3] 陸少游.變異圖形的探索與運用[J].中國美術教育,2002(3):40-42.
Lu Shaoyou. Variation graphic exploration and use [J].Chinese Art Education,2002(3):40-42.
[4] 王秉鈞,沈 航.神秘花園中“稀缺的藝術”:芬蘭海報設計大師博凱伶的平面創意[J].市場周刊:商務,2004(5):72-75.
Wang Bingjun,Shen Hang. Mysterious garden in the art of “scarcity”, Finland’s poster Master Kari Piippo graphic creation [J].Market Weekly,2004(5):72-75.
[5] 金 璟.卡里?碧波:窺探大師視覺日記. [EB/OL].
[2014-05-06].http://www.msbw.cn/ newsjt.asp?id=26191.
Jin Jing.Kari Piippo: spy masters visual diary [EB/OL].[2014-05-06].
http://www.msbw.cn/ newsjt.asp?id=26191.
[6] 王振全.對于《哈姆雷特》的再思考[J].電影文學,2006(5):26-27.
Wang Zhenquan. For the reconsideration of “Hamlet” [J].Film Literature,2006(5):26-27.


Finnish graphic design masters Kari Piippo work analysis
Tan Sisi,Wu Wei
(School of Packaging Design & Art ,Hun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Zhuzhou Hunan 412007,China)

Abstract:The Finnish national graphic design work of graphic design masters Kari Piippo composition is simple and the graphical abstract, depicts a thought-provoking image; Ink along with the gender, syllabus, incisively and vividly demonstrated a lasting appeal and artistic conception; Font design, technique and marshalling, foil the abundant connotation and meaning; Coloring succinct, close to the theme, conveys strong emotion.
Keywords: Kari Piippo;Graphics; Pen and ink; Font; Colo


作者:譚斯斯,吳 衛
(湖南工業大學 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湖南 株洲 412007)

簡介:譚斯斯(1991-),女,湖南衡陽人,湖南工業大學碩士生,主要研究方向為視覺傳達設計,362137800@qq.com
通信作者:吳 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業大學教授,博士,碩士生導師,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E-mail: wuwei_1111@sina.com

本文修改后已在《包裝學報》2014年第四期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