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晃一的禪意招貼設計作品探析

摘要:佐藤晃一是日本戰后新一代優秀的平面設計家,被稱為日本設計界的“色彩魔法師”;他的招貼設計作品,在設計語義表達上簡潔洗練,盡可能省去多余的元素,造型趨向抽象幾何形;佐藤善于運用補色關系,這種既矛盾又統一的補色漸變暈化效果,與禪宗的虛無意境十分接近;佐藤常用留白的表現手法,恰似禪宗的陰翳之美,是寂寞堅忍之后重獲希望的美好和釋放;其作品中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是日本禪宗精神和現代設計理念通過招貼設計融會貫通后的體現。

關鍵字:佐藤晃一;招貼設計;補色漸變;陰翳之美;禪


一、背景

自1964年東京奧運會之后,日本的平面設計在國際上享有很高的贊譽,而日本此前的設計地位與西方國家設計相比卻大相徑庭,之所以有這樣的轉變,得益于二戰后日本設計界向西方的學習。日本戰敗投降后,自然資源貧乏的日本為了增強國力發展經濟,贏得國際市場,開始向西方學習優秀的設計知識,提高設計的經濟價值。但在這改變的過程中,日本并沒有摒棄本民族的文化特色,而是在向西方學習的同時注意到應如何保護傳統的、民族的部分,使大和文化特色不至于因經濟上的商業活動以及國際貿易競爭而受到破壞和損失。[1]就在這變幻莫測的國際設計趨勢的強烈沖擊下,日本設計師們不斷地找尋本土設計風格與國際設計發展的契合點,做到了即保留日本本土文化特色,又能迎合國際化市場競爭的需要,讓商品能夠大量地反銷到歐美市場。到20世紀60年代,日本的平面設計在戰后平面設計師的共同努力和開拓下,站在了國際設計的前沿,同時引領亞洲設計的潮流。而佐藤晃一就是戰后新一代的平面設計師中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可以說佐藤晃一是在東奧會后的70年代日本設計繁榮時期崛起的革新派中獨領風騷的人物。

二、佐藤晃一簡介

圖1  佐藤晃一

圖1 佐藤晃一

佐藤晃一(Sato Koichi,1944~)(見圖1)是在日本正式宣布無條件投降(1945年5月8日)后不久降生的,出生地為日本的群馬縣高崎市,父親曾是日本廣播協會NHK的一名電氣工程師,母親是一名小學老師。佐藤1965年(21歲)考入東京藝術大學工藝美術系,期間曾在田中一光事務所實習,大學四年后其畢業作品被登載在日本知名的“LIFE”雜志上。1969年(25歲)佐藤晃一大學畢業后就進入日本著名化妝品企業資生堂從事廣告工作,1971年(27歲)結婚同時辭去了資生堂的工作,成為一名自由設計師。經過幾年的設計實踐,佐藤積累了豐富的設計經驗,在1974年(30歲)被東京YMCA注1設計研究所聘為講師,此后在1982至1987年(38~43歲)期間在東京藝術大學視覺設計專業任非常勤講師(即外聘講師)。佐藤晃一的設計作品以日本的禪宗思想作為自己的設計指導理念,結合西方現代手法,得到了國際設計界的廣泛認可,獲得過多次大獎并在世界多所大學講學。在1985年(41歲)獲東京ADC注2最高獎,以及布爾諾圖形設計獎、華沙招貼海報獎、捷克海報設計獎、莫斯科招貼設計獎等眾多大獎,1989年(45歲)赴美國斯坦福特大學、馬歇爾大學和奧哈大學做演講,1997年(53歲)當選德國哈德巴萬國博覽會的日本代表,1999年(55歲)任靜岡縣“世界茶葉節”的企業形象策劃總設計。佐藤晃一現擔任多摩美術大學教授,社團法人日本平面設計家理事、東京ADC會員。

三、佐藤晃一招貼設計作品分析

我們從佐藤晃一的招貼設計作品中可強烈地感受到日本禪宗思想對其創作的影響。日本人理解“禪”就像中國人對待“道”一樣,是智慧、純凈、簡約、空寂和樸實等多種美詞的代表。禪宗自日本鐮倉時代從中國傳入,深受日本武士的推崇,繼而影響到各個階層和領域,日本的文學和藝術都受到了禪宗的影響,體現了日本民族的審美心理、處世方式和人生追求。

佐藤晃一是一位對日本傳統文化有深入研究的設計師,他對日本的禪宗哲學情有獨鐘。藤晃一在他自己的設計中努力傳達著清靜無為、樸實無華,強調自我修養,重視精神境界的純凈和空幽;他的招貼與其說是商業海報,倒不如說是日本文化和日本禪宗精神的視覺載體。[2]

1、設計語言簡潔凝練
在德國包豪斯和現代派國際設計風格的影響下,佐藤晃一嘗試用簡潔凝練的現代設計語言傳達視覺信息,逐漸形成一種特有的簡約風格,[3](P.178)他的招貼設計準確闡釋了西方現代國際風格“少即是多”原理。他的招貼作品有種強而有力的視覺效果,體現了禪宗單純質樸的美感。從看似樸素的畫面,卻能在淡泊中顯露出一種內在的張力與別樣的風情。為宣傳日本文化,佐藤晃一曾創作了一系列富士山的招貼設計,分不同的季節去表現富士山,如圖2所示,在作品《冬》(1988年,44歲)中,畫面中心位置是一個象征著富士山的梯形,其左邊有一個白色的小圓點活潑地掛在黑夜中,而富士山周圍隱約的霧氣烘托了冬日這個冷艷的主題,在佐藤的畫面中構圖元素很少,沒有一絲多余的地方,簡潔、準確而生動地表達了作者心中的禪境,畫面上雖是空無的狀態卻有種深邃的力量蘊含其中。在佐藤的招貼中可以感覺到他的畫面是盡可能地丟棄能省去的元素,且物體的形象多以幾何抽象的形狀出現,設計語言簡潔而又凝練。

圖2 《冬》  1988年

圖2 《冬》 1988年

2、善于運用補色關系
色彩的最高境界是能成為一種傳遞心靈信息的語言,但在日本禪宗眼里過于濃郁的色彩卻是污濁和不潔凈的。佐藤晃一被稱為是日本設計界“色彩的魔術師”,他在招貼設計中不講究色彩的豐富多彩,更不喜歡色彩的喧鬧繁雜,而善于用最少的色彩元素變幻出最深刻的色彩意境。在色彩組合中,如果畫面是由一對補色關系的搭配組成,就會形成一種極度強烈的色彩沖突感,這種沖突感會給人以心靈的撞擊。[4]佐藤晃一的招貼講究禪意色彩的隱約和朦朧感,從不給色彩作出完全僵死的邊界,而是讓色彩在對比矛盾的同時,使人感覺滲透感和蔓延感,[5]在名為《黃昏》(1995年,51歲,見圖3)的招貼中,佐藤就將黃色和紫色這對互補色演繹的得心應手。他抓住主題黃昏所給人留下的色彩印象特點,用紫色和黃色之間的互補色漸變,優雅而又神秘,很好地傳達了一種深邃而寧靜的黃昏境界。這種漸變的暈化效果與禪宗的虛無意境十分接近,從而把招貼主題:天空最后的絢爛黃昏和禪宗思想結合于在一起。畫面中沒有山,沒有海,沒有建筑,設計師卻充分把握了夕陽在天空中的色彩安排:最上方的葡萄紫先是稀疏著紫紅,漸漸過渡到中間的桔黃,中下方的純黃微微透著點光,無意間有種愜意的舒適,再往下便過渡到底部的黑,安逸中有一種莫名的歸屬感,與日本的禪意有異曲同工之處。這對沖突中的紫色與黃色,在光明與黑暗的交錯間探尋天地之美。佐藤把印象派對光的表現,用補色漸變演繹得爐火純青。從佐藤晃一的招貼作品《黃昏》色彩中,可以感受到情緒和意境的交融,它們融合與分離、過渡與統一,這種補色之間的矛盾統一關系,其實正是暗示著大和民族高亢而又收斂的民族性格。

圖3 《黃昏》 1995年

圖3 《黃昏》 1995年

3、陰翳之美禪意留白
在日本禪宗的審美觀念中,還有一種以“幽”為美的藝術品味,被人稱為陰翳之美,日本禪宗的陰翳之美是一種在陰霾的背景下露出曙光的空寂之美,在日本人眼里陰翳之美是寂寞堅忍之后重獲希望的美好和釋放。日本人將禪宗的審美觀念表現在文學、藝術等作品,并使這一傳統文化得以普及和發展。[6]佐藤晃一在他的招貼作品喜歡運用留白的手法貫穿在其作品中,寥寥幾筆的留白,恰似禪宗的陰翳之美。這種陰翳之美是一眼不足以窮盡的靈魂深境,講究含而不露的意境美。留白是這禪宗美學中一大特色,而這里的留白并不僅是色彩的白,而是一種“空”“寂”的代名詞。如圖4(1996年,52歲)是佐藤為“名古屋國際設計中心”成立所創作的海報,五個白斑在大面積的黑色中格外吸引人們的眼球,這些神秘、孤寂的白斑,仿佛看不穿也看不透,如浩瀚深邃的星空,令人幽思難忘。“名古屋國際設計中心”的標志是一只手比劃出一只鴿子的形態,而佐藤晃一在大片的陰暗中亮著的白斑正是用一只成人的手指(通過放大辨認還能看到指甲的邊痕)按在掃描儀上,揭開遮光板掃描出來的畫面,黑暗中的五個白斑仿佛是五盞即將開啟的明燈,表達了人們對“名古屋國際設計中心”盛大開業的期待。這個白斑就是設計師有意而為的留白,佐藤晃一的留白是一種智慧,更是一種境界。

圖4 “名古屋國際設計中心”1996年

圖4 “名古屋國際設計中心”1996年

4、傳統與現代的結合
對于變幻莫測的國際設計趨勢,佐藤晃一以日本禪宗的自然觀、色彩觀、審美觀為基礎,找尋與國際設計趨勢的契和點,即保留日本文化藝術特色,又能與國際時尚設計接軌。他熟練地掌握膠印技術的優缺點,并通過巧妙應用,以此來增加畫面的意境感。在他的招貼作品《新音樂媒體》中(1974年,30歲,見圖5),佐藤晃一采用攝影技術與噴筆繪制手段創作。佐藤晃一并沒有生硬地將圖與底進行粘合,而是將圖片的邊緣羽化處理,黑色器皿中的藍色水面與魚的呼應,有種詭異的效果,給人以魔幻的視覺感受,而這正恰恰與這幅招貼的主題“新音樂媒體,新魔法媒體”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佐藤晃一這樣的處理手段不僅削弱了盛魚的器皿與背景交接處的尷尬,黑白藍三色實際上構成了黑白灰三色使得畫面看上去平靜而有舒緩。佐藤晃一這幅的招貼作品并沒有技術的痕跡和冷漠,但卻具有很強的現代感,同時也將日本傳統繪畫的禪意風格融化在圖形設計中。佐藤晃一以其對禪的理解,找尋傳統與現代手法的契合點,他把現代設計觀念融合了日本傳統繪畫的平面化感受,緊密結合色彩、形體與光三者的關系,既不完全遵守西方古典的光線照射法,也不遵守日本傳統的幾乎拋盡光源的原則,而是用他特有的漸變手法將這三者巧妙的融為一體。[3](P180)古典傳統與流行時尚的肅雍和鳴,在佐藤晃一手中都顯得游刃有余,乃使得佐藤的招貼海報借助禪的意境提升了作品的文化意蘊。

圖5《 新音樂媒體》 1974年

圖5《 新音樂媒體》 1974年

四、結語

綜上所述,佐藤晃一的招貼設計作品,在設計語義表達上簡潔洗練,盡可能省去多于的元素,造型趨向抽象幾何形;佐藤善于運用補色關系,這種既矛盾又統一的補色漸變暈化效果,與禪宗的虛無意境十分接近;佐藤常用留白的表現手法,恰似禪宗的陰翳之美,是寂寞堅忍之后重獲希望的美好和釋放;其作品中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是日本禪宗精神和現代設計理念通過招貼設計融會貫通后的體現。可以看出他的招貼主要以簡潔與冷靜的設計語言,詮釋著一種強有力的視覺哲理,用神秘的漸變色削弱了對比色帶來的草野氣,注重的是形外之神,善于運用禪宗的理念,匯集多種表現手法,把日本傳統平面意識糅合到現代設計技法中。佐藤晃一是日本最具文化內涵的設計師之一,從他身上我們看到日本的平面設計在一批批優秀設計師的開拓下,不斷地尋求國際與本土文化的結合點,在繼承本土文化的同時能更好的宣傳和發揚了民族文化特色。中國的平面設計已經步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我們需借鑒日本的設計手法和理念,不斷的探索民族文化的精神,更好地傳承優秀的中國傳統美學理念和精神。


注釋
注1:YMCA (Young Men’s Christain Association)(公益財團法人協會) 于1844年在倫敦設立,目前存在于125個國家和地區。YMCA超越了不同的國籍、民族、宗教和思想,約4500萬人參加了這個組織。東京YMCA作為日本第一個YMCA組織,于1880年(明治13年)發起成立。以培育青少年健全的精神智力和身體為理念,開展為社區服務,以及創造公正、和平的世界等一系列活動。
注2:ADC是“Art Directors Club”的縮寫。ADC在1952年9月5日成立于日本東京。是由東京藝術總監俱樂部創立提供,以廣告和設計方面為主的獎項。成立之初的目的是為了提升和確立藝術總監在社會上專業的職業能力,現在已經成為受到國際設計和廣告業界矚目的大獎。

參考文獻
[1]馮曉娟.民族圖形的國際化研究[D].江南大學 碩士 2004: 29.
[2]王受之著.世界平面設計史.[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2:333.
[3]王輝.當代日本招貼設計中的視覺語義研究.[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2008:178,180.
[4]吳衛,肖晟.色彩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6:74.
[5]鄭岳華.禪之意味——試析佐藤晃一的平面設計.[J].藝術探索.2000:47.
[6]葉玲紅.論日本招貼設計中的圖形修辭.[J].浙江理工大學學報.2007:417-418.

圖片出處
圖1,源于網絡:http://baike.so.com/doc/6472250.html
圖2,源于網絡:http://bbs.jysq.net/thread-677107-1-1.html
圖3,源于網絡:http://photo.renren.com/photo/ 239487925/album-372733670
圖4,源于網絡:http://photo.renren.com/photo/ 239487925/album-372733670
圖5,源于網絡:http://doujunfei666888.blog.163.com/ blog/static/ 82876181200992894654744/


作者:姚曉婷 吳 衛
(湖南工業大學 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湖南 株洲 412007)

作者簡介:
1、姚曉婷(1990~),女,福建莆田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2012級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為包裝藝術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業大學學生宿舍22棟301,郵編:412007。電話:15080793505,郵箱:354870773@qq.com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曾任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院長,現為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處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88號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412007。

文章已在《包裝世界》2014年3月刊發表,總期1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