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教育對中國工業設計教育的影響

摘要:包豪斯教育對中國高校的工業設計教育影響是非常廣泛的,在中國工業設計教育實施的過程中包豪斯教育給中國的工業設計教育帶來了范例的同時也帶來和各種矛盾。本文從包豪斯教育開始分析,對社會背景和多元的文化差異進行簡單的研究,通過包豪斯教育對中國高校工業設計教育的影響和啟示進行了分析,得出一些工業設計教育與教學的經驗。在設計教育中要結合社會實踐開創自己的設計道路。要在經驗上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發展中國的工業設計教育。
關鍵詞:包豪斯? 工業設計教育? 文化差異? 包豪斯教育?


一、序言

包豪斯教育在當代中國高等設計教育中應用十分普遍,在模仿運用包豪斯教育的同時也折射出一些問題。首先是社會背景。其次是多元的文化差異。最后是包豪斯教育帶來的結果。正如南方的桔子樹拿到北方去種植,那么所得到的果實味道未必相同。

包豪斯對于德國的現代工業設計的貢獻是巨大的,特別是它的設計教育有著深遠的影響,其教學方式成了世界許多學校藝術教育的基礎,它培養出的杰出建筑師和設計師,把現代建筑與設計推向了新的高度。但是包豪斯教育在對世界各地設計教育影響的過程中起到了一定的框架模式作用。尤其是在我們現在社會形態中包豪斯的這些教育觀點是否完全符合我們的社會要求、包豪斯的設計觀點是否還是設計的最前沿、包豪斯的教學模式是否還適合我們使用。包豪斯教育的思想觀念、文化差異、教育環節等都需要我們來再次用快速發展的當代文化來驗證。

二、包豪斯教育的分析

包豪斯主要是一所設計學校。由魏瑪藝術學校和工藝學校合并而成,其目的是培養新型設計人才。教學時間為三年半,學生進校后要進行半年的基礎課訓練,然后進入車間學習各種實際技能,包豪斯與工藝美術運動不同的是它并不敵視機器,而是試圖與工業建立廣泛的聯系,這既是時代的要求,也是生存的必須。第一任校長是格羅披烏斯。包豪斯對設計教育最大的貢獻是基礎課,它最先是由伊頓創立的,是所有學生的必修課。1928年,迫于種種壓力,特別是右派勢力對于包豪斯進步思潮的無端攻擊,格羅披烏斯辭去了包豪斯校長的職務。格羅披烏斯離開包豪斯后,由建筑師漢內斯?邁耶擔任校長。邁耶上任后更加強調產品與消費者、設計與社會的密切關系,加強了設計與工業的聯系。在他的領導下,包豪斯各車間都大量接受企業設計委托。1930年邁耶與格羅披烏斯同樣的原因而被迫辭職,由米斯擔任第三任校長。米斯是著名的建筑師,于1928年提出了“少就是多”的名言。包豪斯的影響不在于它的實際成就,而在于它的精神。包豪斯的思想在一段時間內被奉為現代主義的經典。但包豪斯的局限也逐漸為人們所認識到,因而它對工業設計造成的不良影響受到了批評。被譽為“現代設計的搖籃”的包豪斯,從1919年成立到1933年被納粹政府強行關閉,以其14年的存在歷史深刻影響了現代設計教育體系的建構與發展。特別是它的教育思想和教學模式,已成為現代藝術設計院校的參照范例和構架基礎。

從馬克思哲學方面來看,包豪斯學校的教育制度在當時的社會環境當中應當是一個新的形態。新事物戰勝舊事物不是一帆風順的,這需要一個過程。從包豪斯教育的過程來看,在學校的發展上存在著內外部矛盾。在內部矛盾上存在著教育條件、課程設置、學生培養等問題。教師的思想沖擊、教師的勞動量、師生的比例等也存在著問題。外部矛盾同樣也對包豪斯教育起著重要的作用,在政治條件,就業環境,辦學經費等都直接對辦學起著主要作用。包豪斯學校的停辦不僅與政治,經濟有密切的關系,同時也對思想觀念、文化差異、教育環節等多方面的問題有所反映。

首先,從包豪斯的三任校長來看,其思想觀念都存在著很大的區別。辦學理念和課程設置上是可以比較出來的。包豪斯成立之初,在格羅披烏斯支持下,歐洲一些最激進的藝術家來到包豪斯任教,使當時流行的一是思潮特別是表現主義對包豪斯的早期理論產生了重要影響。包豪斯早期的一批基礎課教師由俄羅斯人康定斯基、美國人費寧格、瑞士人克利和伊頓等,其中康定斯基曾擔任過莫里斯教育學院金屬和木制品車間的繪畫課教師。這些藝術家都與表現主義有很強的聯系。表現主義是20世紀初出現于德國和奧地利的一種藝術流派。主張藝術的任務在于表現個人的主觀感受和體驗,鼓吹用藝術來改造世界。用奇特、夸張的形體來表現時代精神。這種理想主義的思想與包豪斯“發現象征世界的形式”和創造新的社會的目標是一致的。1928年格羅披烏斯辭去了包豪斯校長的職務。職后仍進行工業產品設計工作。1930年設計的“阿德勒”小汽車是20世紀20年代功能主義造型原則的典型例子。盡管小汽車的設計強調了實用功能和幾何性原則,但它并未能批量生產,這說明如果設計只考慮功能和生產,而忽略了其它一些因素,如消費者對于象征性、趣味性等的需求,則設計也是難于成功的。

建筑師漢內斯?邁耶擔任了第二任校長。邁耶上任后更加強調產品與消費者、設計與社會的密切關系,加強了設計與工業的聯系。在他的領導下,包豪斯各車間都大量接受企業設計委托。

1930由米斯擔任第三任校長。米斯是著名的建筑師,于1928年提出了“少就是多”的名言。1929年他設計了巴塞羅那世界博覽會德國館,這座建筑物本身和米斯為其設計的巴塞羅那椅成立現代建筑和設計的里程碑。與布勞耶一樣,米斯也擅長于鋼管椅設計,1927年他設計了著名的魏森霍夫椅。米斯到達包豪斯后,一方面禁止學生從事政治生活,一方面加強以建筑設計為主的學術研究,使學校又重現生機。第一個方面在中國教育體制下是不可以的,作為學生一定要關心社會政治問題,學習政治,積極關心國家大事。但到1932年10月納粹黨控制了德紹,并關閉了包豪斯。米斯和師生只好將學校遷至柏林以圖再起,后由于希特勒的國家社會黨上臺,蓋世太保占領學校,包豪斯終于在1933年7月宣告正式解散,從而結束了14年的辦學歷程。可以看出依靠個人的力量來抵抗社會的大背景是不行的,最后還是要失敗的。每個校長的管理方式不統一,沒有更好的與社會環境聯系起來。當教育與社會脫節的時候就會出現問題了。尤其是米斯校長的與政治脫離更是不可要的。要發展是離不開大的環境的。

其次,在文化差異上存在著教師的教育背景不同,思想方式不同的情況。包豪斯教育的基礎課是由伊頓先生創立的,是所有學生的必修課。伊頓先生提倡“從干中學”,即在理論研究的基礎上,通過實際工作探討形式、色彩、材料和質感,并把上述要素結合起來。但由于伊頓是一個神秘主義者,十分強調直覺方法和個性發展,鼓吹完全自發和自由的表現,追求“未知”與“內在和諧”甚至一度用深呼吸和振動練習來開始他的課程,以獲取靈感。這些都與工業設計的合作精神與理性分析相去甚遠,從而遭到了很多批評。1923年伊頓辭職,由匈牙利出生的藝術家納吉接替他負責基礎課程。納吉是構成派的追隨者,他將構成主義的要素帶進了基礎訓練,強調形式和色彩的客觀分析,注重點、線、面的關系。通過實踐,使學生了解如何客觀地分析兩度空間的構成,并進而推廣到三度空間的構成上。這些就為工業設計教育奠定了三大構成的基礎,同時也意味著包豪斯開始由表現主義轉向理性主義。1925年4月1日,由于受到魏瑪反動政府的迫害,包豪斯關閉了在魏瑪的校園,遷往當時工業已相當發達的小城德紹,繼續自己的事業。遷到德紹之后,包豪斯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格羅披烏斯提拔了一些包豪斯自己培養的優秀教員為教授,制定了新的教學計劃,教育體系及課程設置都趨于完善,(是在原有的基礎上開始完善,是比以前更好的意思)實習車間也相應建立起來了(有了實習的空間和條件)。包豪斯的教師中,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教授紡織品設計的保羅?克利(Paul Klee)以及費寧格是公認的20世紀繪畫大師。構成派成員莫霍利?納吉(Mo-holyNagy)使包豪斯的教學由手工藝轉向工業設計。此外畫家約翰?伊頓,建筑家米斯?凡?德洛、漢內斯?邁耶、家具設計師馬賽爾?布魯爾,燈具設計師威廉?瓦根菲爾德都是包豪斯的骨干。

思想觀念不統一,是融合的最大問題。融合的力量是要考慮的。融合是1+1≥2不是1+1=1的融合。這種教育觀念和教育背景上的差異在當代中國工業設計教育中仍然普遍存在。

第三,是教育環節上的一些體制問題。現在的工業設計專業還在為辦學經費、師資、招生、培養、就業、收入等問題頭疼的時候,是應該考慮要做一些人才培養上的變動了,在基礎教育環節的把握上更是不能馬虎。而這些都需要不斷完善,而不是一味的模仿。包豪斯學校共有1250名學生和35名全日制教師在這里學習和工作過。學校解散后,包豪斯的成員將包豪斯的思想帶到了其它國家,特別是美國。從一定意義上來講,包豪斯的思想在美國才得以完全實現。格羅披烏斯于1937年到美國哈佛大學任建筑系主任,并組建了協和設計事務所;布勞耶也于同期到達美國,與格羅披烏斯共同進行建筑創作;米斯1938年到美國后任伊利諾工學院建筑系教授;納吉于1937年在芝加哥成立了新包豪斯,該校是作為包豪斯的延續而建立起來的,它將一種新的方法引入了美國的創造性教育,但這所學校的畢業生多數被聘為藝術家、手工藝人和教師,而不是工業設計師。包豪斯的整個教學改革是對主宰學院的古典傳統進行沖擊,提出“工廠學徒制”。整個教學歷時三年半,最初半年是預科,學習“基本造型”、“材料研究”、“工廠原理與實習”三門課,然后根據學生的特長,分別進入后三年的“學徒制”教育。合格者發給“技工畢業證書”。然后再經過實際工作的鍛煉(實習),成績優異者進入“研究部”,研究部畢業方可獲得包豪斯文憑。學校里不以“老師”“學生”互相稱呼,而是互稱“師傅”、“技工”和“學徒”。所做的東西既合乎功能又能表現作者的思想–這是包豪斯對學生作品的要求。其教學強調直接經驗。包豪斯的主要課程一直處于變化發展中。包豪斯課程包括:實用指導、材料研究、工作方法、正式指導、觀察課:(自然與材料的研究)、繪畫課:(幾何研究、結構練習、制圖、模型制作)、構成課:(體積、色彩的研究與設計)。每一門課程最初由一位造型教師與一位技術教師共同教授,傳授美術與設計,又傳授技藝與方法。為貫徹包豪斯的教學體系,學院內設置了供各門課程實習所用的相關工廠,既是課堂,也是車間。
編織工廠:主要以金屬材料和纖維材料的編織設計為主
陶瓷工廠:以距離魏瑪20公里的唐堡陶瓷工廠為實習工廠
木工工廠:該工廠產品追求嚴謹的幾何結構
金工工廠:1925年遷往迪索后成立
紡織工廠:1925年遷往迪索后成立

師資 課程
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 1)自然的分析與研究;
2)分析繪圖;
保羅·克利(Paul Klee) 1)自然現象的分析;
2)造型、空間、運動和透視的研究;
莫霍利·納吉(Mo-holyNagy) 1)懸體練習;
2)體積空間練習;
3)不同材料結合的平衡練習;
4)結構練習;
5)質感練習;
6)鐵絲、木材結合的練習;
7)構成及繪畫
約翰·伊頓 1)自然物體練習;
2)不同材料的質感練習;
3)古代名畫分析;
艾伯斯 1)結合練習;
2)紙造型練習;
3)紙切割造型練習;
4)鐵板造型練習;
5)鐵絲造型練習;
6)錯視(illusion)練習;
7)玻璃造型練習;
教師中還包括20世紀繪畫大師費寧格、建筑家米斯·凡·德洛、漢內斯·邁耶、家具設計師馬賽爾·布魯爾,燈具設計師威廉·瓦根菲爾德等

其他基本課程:色彩基礎、繪畫、雕塑、圖案、攝影等;
工藝基礎課程:木工、家具、陶瓷、鈑金工、著色玻璃、編織、壁紙、印刷等;
其它專門設計課程:展覽、舞臺、建筑、印刷設計等;
建筑研究班特別選修工程課及各類專題研究,這些課程基本涵蓋了現代設計教育所包含的造型基礎、設計基礎、技能基礎等三方面知識。此課程體系為現代設計教育奠定了重要基礎。正如文章所說的一樣包豪斯的主要課 程一直處于變化發展中。

三、包豪斯的教育啟示

現代設計教育的發展,傳承了德國包豪斯的設計教育的理論體系,從德國包豪斯的教育實踐中,我們可以總結出對今天的設計教育有啟發性意義的東西。這就是教學、研究、實踐三位一體的現代設計教育模式。在完成正常的教學任務的同時,教學為研究和實踐服務;研究為教學和實踐提供理論指導;實踐為教學和研究提供驗證,同時也為現代設計教育提供可能的經濟支持。這種良性循環的教育體系,自包豪斯開始,幾乎無一例外地被西方國家的現代設計教育所采納。近些年,我們學習國外的先進教育經驗,提倡素質教育,開始認識到這種教育體系對于素質教育的重要性。

面對我們今天的學生群體,實行三位一體的模式,不僅是必要的,而且也更能培養出社會和市場上急需的合格人才。在這種教育模式下,學生不但可以學到更多的專業知識,而且可以具有相當深厚的理論素養,還可以掌握比較熟練的實際操作能力,這樣,他們在社會上具有較強的競爭實力。在今天的社會發展及經濟市場條件下,需要的不是書呆子型的學生,而是具有較強綜合能力的復合型人才。我們的學校教育并沒有達到社會或者市場需求的標準,對學生的實際應用能力的培養,理應由學校完成的教育,但事實上是由大量的中小企業代替學校完成了。調查中我們發現,這些中小企業叫苦不迭,認為自己成了大企業的員工培訓基地和人才儲備庫。但是,市場經濟的游戲規則,又使這些中小企業無可奈何。這種現象的長期存在,而且在持續升溫,折射出現在我們學校教育體制的嚴重缺陷。

我們今天已經步入信息時代,大量高新技術的出現,也可以使我們直接采取高新技術進行實踐教學活動。今天,我們在教育改革中,以適應時代需要為方向,逐步建立起教學、研究、實踐三位一體的教育模式,這既符合信息時代對人才培養的客觀需要,又充分體現了包豪斯藝術設計教育原理。

我國的現代設計教育起步很晚,但發展很快,所以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一些問題,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問題應當予以解決。有人認為設計實踐可以代替設計高等教育,這等于取代了設計的高等教育的嚴肅性和系統性。設計實踐常常不能自覺提高設計水平。高等設計院校要以高人一等的教學質量、設計理念、教學設備對學生加以培養、訓練,使他們通過實踐能不斷提高自身的素質和設計層次,從他們的設計作品中應該體現出高人一等的文化修養。設計教育應與市場相適應,學生用從學校所得來的知識很快能夠接受市場的桃戰才是設計教育真正的成功。現在,國內的設計教育與市場出現脫節的情況,這種現象的產生恐怕與排課方式有關。國內院校排課的方式是按現有教師來安排具體課程,并非按照邏輯、結構的需求安排。如此,忽略了教學體系的科學件、完整性。加強理論實踐一體化課程、選修課、理工科課程的教育,重視交叉學科和計算機的教育,是我國設計教育要解決的重點問題。

四、總結出的幾點問題

對于設計類學校在辦學理念上沒有離開過理論的先行,進行一些抽象的理論教學。這在原有的教育模式是有必要在當今社會進行改革了。這些固定的概念和固定的教學模式必然會被社會所淘汰。現今教學要求理論和實踐同時進行,做中學,學中做。這種教學方式對教學條件和教學師資的要求是進一步的提高了。教學的信息化和計算機的出現必然導致工業設計教育要跟上社會科技的發展,走到社會的最前沿。

各高校中教師的教育背景沒有更好的發揮出來,在教學上更多的還是留用自己學校的畢業生,學術近親繁殖比較嚴重。同時師資比例不協調,專業教師嚴重缺乏,教師的來源成了主要問題。在辦學上,每一個校長都使用自己的教學理念。在教育教學的思想上不能長久的堅持下來。一些院校由于人員的變動導致一些教育思想上的變動。在學校的整體管理上沒有得到統一的認識和統一的規范。

辦學經費是最主要的問題,學校要能夠得到足夠的資金來保障學校的正常運轉。要防止在學校的自主創收上出現了階段性的斷流現象,尤其是設計類的院校,往往要幾十年以后才能有反映和回饋。正如包豪斯的第一任校長格羅皮烏斯在1919年7月在首屆學生作品展的演講“我預見,不久你們都不幸必須干活掙錢去了,將對藝術保持信念的,只能是那些準備為它去挨餓的人——”

五、結論

包豪斯打破了將“純粹藝術”與“實用藝術”截然分割的陳腐落伍教育觀念, 進而提出“集體創作”的新教育理想。包豪斯完成了在“藝術”與“工業”的鴻溝之間的架橋工作,使藝術與技術 獲得新的統一。包豪斯接受了機械作為藝術家的創造工具,并研究出大量生產的方法。包豪斯認清了“技術知識”可以傳授,而“創作能力”只能啟發的事實,為現代設計教育立下良好的規范。包豪斯教育對設計的影響是巨大的,但是在實踐的過程中我們還是要注重“變”的因素。在各種變的因素中尋找真正的設計教育靈魂。包豪斯對中國設計的影響最早是對工藝美術的影響。當然有積極的指導意義,但過分固守這一過時已久的理念,對當代中國設計教育的發展實際上已經是一種障礙,無法逾越則無法創新發展。我們在接受包豪斯教育影響的同時我們要考慮我們的實際情況。

包豪斯教育已經成為歷史,其中的經驗我們要像魯迅先生在其文章中所說“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我們要看清楚包豪斯所處的歷史階段,在當時的條件下它的發展過程。包豪斯教育更多的是告訴我們要走創新的道路,不要被傳統的教學模式所困住。


參考文獻
1,(德)瓦爾特˙格羅佩斯:在包豪斯首屆學生作品展的演講。1919。
2,(英)弗蘭克˙惠特福德。包豪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1,第221頁。
3,部分資料來源與互聯網


作者簡介:? 趙仕奇(1981—),男,遼寧人,淮安信息職業技術學院講師,碩士。研究方向:工業設計教育
聯系方式:江蘇省淮安市高教園區枚乘路3號,淮安信息職業技術學院,機電工程系
郵編:22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