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以人為本——論工業設計的人性化

摘 要:工業設計是一門新興的邊緣學科,在現代社會中起著越來越大的作用,影響著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屬于對現代工業產品、產品結構、產業結構進行規劃、設計、不斷創新的專業,其核心是以“人”為中心,設計創造的成果,要能充分適應、滿足作為“人”的需求。所以說“以人為本”是工業設計的核心。在本篇論文里主要就“設計為人”進行探討,通過對人性化產品設計一些案例的分析來說明了工業設計中所包含的人機工程學因素,并進一步闡述了以人為本對設計的首要和重要性,同時從不同角度和層次對設計的人性化加以論述。人類文明之所以能不斷發展與繁榮,是滿足不斷提高的人性要求的結果,設計亦是如此。由于人對真善美的不斷追求,對創新,對更便利、舒適的生活品的需要,對現實不滿足的心態,以及實現自我價值的愿望,使得我們設計的產品品質在機能、美觀等方面不停地改進,以便更好地滿足人們的要求。人性化設計就是要抓住人性的特點,針對特定的人或人群,以適當的設計表現手法,滿足他們的人生需求。人性化設計是真正體現出對人的尊重和關心,同時也是最前沿的潮流與趨勢,是一種人文精神的體現,是人與產品完美和諧的結合,是社會發展、人類進步、文明高度發達的必然結果。在新的世紀里,我們以新的方式感知世界,人們越來越多的在追求一種新的生存環境和生存空間,毫無疑義,未來的人性化設計將具有更加全面立體的內涵,它將超越我們過去所局限的人與物的關系的認識,向時間、空間、生理感官和心理方向發展。
關鍵詞: 人性;人性化設計;人機工程學


0 引言
現代社會高科技的迅猛發展,正逐步改變著人類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展示人類偉大的征服力量和無與倫比的聰明才智的同時,也帶給人類新的苦惱和憂慮,那便是人情的孤獨、疏遠和感情的失衡。在高科技的社會里,人們必然去追求一種平衡——一種高科技與高情感的平衡,一種高理性和高人性的平衡。技術越進步,這種平衡愿望就越強烈。所以約翰·奈斯比特認為:“無論何處都需要有補償性的高情感。我們的社會里高技術越多,我們就越希望創造高情感的環境,用技術的軟件一面來平衡硬性的一面”,而這種情感和人性平衡的實現,作為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的設計是責無旁貸的。

現代工業化社會中的人們在享受物質生活的同時,更加注重消費品在“方便”、“舒適”、“可靠”、“價值”、“安全”和“效率”等方面的評價,也就是在產品設計中常提到的人性化設計問題。

1 何謂人性化設計

人性化設計是指在符合人們的物質需求的基礎上,強調精神與情感需求的設計。它綜合了產品設計的安全性與社會性,就是要在設計中注重產品內環境的擴展和深化。“人性化設計”作為當今設計界與消費者孜孜追求的目標,帶有明顯的后工業時代特色,是工業文明發展的必然產物。僅從工業設計這一范疇來看,大至宇航系統、城市規劃、建筑設施、自動化工廠、機械設備、交通工具,小至家具、服裝、文具以及盆、杯、碗筷之類各種生產與生活所聯系的物, 在設計和制造時都必須把“人的因素”作為一個首要的條件來考慮。隨著產品的結構和功能越來越復雜,提高操作的效率和使用的宜人性的要求成為設計的任務之一。設計在線.中國

1.1 產品的形式應適合于人的特性。www.redelec.cn

使產品適合人,而不是讓人去適應產品,人本身是一切產品形式存在的依據,例如一款新概念自行車的設計,航天專家依據人體力學原理及人機工程學設計了全新車體,更適合人體生理特點,構思獨特,科學地調整了自行車決定于人體騎姿的三大關鍵部位,克服了現有自行車及山地車的不足。是一種更安全、更舒適、更省力、更適于人類騎行的自行車。 “新概念自行車”座位低而且合理,遇有危險情況,收閘的同時,雙腳可著地,有效地提高了行路安全。人還能在較寬大的座位上靠著騎行,實現了全身放松的舒適行路,利于健康,免患自行車病。“新概念自行車”不同于一般自行車只能靠腿力騎行,而是具備運用腿力和腰力雙重力量的能力及后背的反作用力,同時增大了蹬踏角度,延長了作功時間,因此速度明顯快于普通自行車。新概念自行車使人與車達到一種和諧的結合,也體現了設計的人性化。還有一款口腔綜合治療臺的設計,其特征設計簡潔、流暢、緊湊 ,充分滿足人機工程學的最適當的操作要求,背板上窄、下寬,便于醫生最大限度的與患者接近,患者肘部支撐舒適。基座占地面積小,座椅下腿部活動空間大,方便操作及地面衛生清潔。整個治療臺的設計從形式和功能上處處為人著想,是一款成功的人性化設計作品。

再如,牙刷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最普通不過的產品,但其實它更需要特別設計,尤其是在人機工學上要考慮得盡量周到。牙刷從最早的大頭、直把到現在對手把、刷頭等部位的細節設計,正反映了人們意識的更新和對人性化設計認識的不斷深化。

1.2 人性化設計是以人機工程學的發展為前提和基礎的。設計在線.中國

從根本上說,人性化設計應該是功能主義的,它是在保障產品功能的前提下改進產品的外形設計以達到符合人機工程的一般原理的設計理念。人機工程學是一門多學科的交叉學科,研究的核心問題是不同的作業中人、機器及環境三者間的協調。研究方法和評價手段涉及心理學、生理學、醫學、人體測量學、美學和工程技術的多個領域,研究的目的則是通過各學科知識的應用,來指導工作器具、工作方式和工作環境的設計和改造,使得作業在效率、安全、健康、舒適等幾個方面的特性得以提高。例如美國設計師亨利·德雷夫斯就堅持工業產品的設計首先應該考慮的是高度舒適的功能性,設計必須符合人體的基本要求即人機工程學。他在研究和應用的基礎上發表了著名的《人體測量》,為設計界在人機工程學方面提供了主要的數據資料。社會發展,技術進步,產品更新,生活節奏緊張,這一切必然導致產品質量觀的變化。人們必將會更加重視產品人性化方面的評價,人機工程學等邊緣學科的發展和應用,也必會將工業設計的水準提到人們所追求的那個嶄新高度。

2 如何評定“人性化設計”

設計的核心是人,所有的設計其實都是圍繞著人的需要展開的。以人為核心進行外延,有什么樣的需求,就會產生什么樣的設計。人類最初的設計,正是針對人們最普通最基本的需要展開的。所謂人性,是指人的秉性或本質特性,是所有人都具有的共性,盡管這種共性在不同的人身上反映的程度會有所不同。人性的共性一般有: 求真、向善、愛美;追求新奇刺激,但又戀舊;有惰性;有情感需求;有自我約束與環境適應力;欲望無止境;自我表現和自我實現需求等。人對情感的追求不是憑空的,是要借助于物質手段來表達或實現的。中國古代詩詞講究“比、興、賦”,常常是先引入物或景,以此為依托來抒發情懷。“簾卷西風”,“大江東去”,或婉約或豪放,將各自的心境盡致表達。設計承載了對人類精神和心靈慰藉的重任:年輕的消費者購買商品是為了張揚個性和煥發蓬勃的青春;年壯的消費者購買商品是為了填補青春已逝的失落和展示成熟;年老的消費者則懷著一股濃濃的懷舊感和飽經滄桑的平靜感購買消費品。也就是說產品不僅要滿足人的功能需求更要為人們提供情感的、心理的等多方面的享受,設計越來越重視對產品文化附加值的開發,努力把使用價值、文化價值和審美價值融為一體,突出產品中的人性化的含量。人性有著追求新奇的秉性,這就要求設計不斷創新,我們的設計追求的是完美,但卻不是100%。曾有一位日本學者提出過“80%的設計是最完美的設計”的主張,認為設計不要一次做得太滿、太到位,而應留有20%的空間以便今后去填補與完善。現實就是這樣的,我們的生活日新月異,我們對生活質量的要求也會不斷變化。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有時很難從正面評定某一設計是具否是人性化的設計,但我們往往可以從其反面即非人性化方面來評定它的不足。如一快餐店家具的設計。店主根據經驗得出:紅色桌椅可以加快人的就餐速度并使人因受不了長時間的強色彩沖擊而不愿久留,具有可以加快桌椅的周轉速度和顧客流量的功效。于是,他就將設計付諸實施。這種完全是一種商人為了單純的追求功利的行為。就生理來說,用餐過快會影響胃腸的功能,對就餐者的健康是有害的;就心理與情感來說,過于搶眼的色彩易引起人的情緒激動和緊張,不僅使人感到不安定、不舒適,甚至會引發爭吵乃至暴力。所以這種設計是失敗的,甚至是反人性的。設計在線.中國

歸根結底,人性化設計應該而且最終要由服務對象來做評定。雖然人性是具共性的東西,但這種共性在不同的人身上的表現和需求的程度是不同的。有人向往新奇,有人追求平淡;有人渴望轟轟烈烈,有人希望平平安安;有人積極向上,有人悲觀消沉… …例如對家具這種消費品的人性化設計的評定,往往不能完全不考慮功利因素,因為情感、生理、心理等諸多因素往往是綜合起作用的。設計者必須對服務對象的情況多作調查研究,了解他們各自的職業、興趣、經濟狀況及文化環境等具體情況,有針對性地給予他們人文的關懷。設計在線.中國

3 設計人性化的表達

設計的目的在于滿足人自身的生理和心理需要,需要成為人類設計的原動力。美國行為科學家馬斯洛提出的需要層次論,提示了設計人性化的實質。他將人類需要從低到高分成五個層次即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會需要(歸屬與愛情)、尊敬需要和自我實現需要。馬斯洛認為上述需要的五個層次是逐級上升的,當下級的需要獲得相對滿足以后,上一級需要才會產生,再要求得到滿足。人類設計由簡單實用到除實用之外蘊含有各種精神文化因素的人性化走向正是這種需要層次逐級上升的反映。我國古代著名思想家墨子所說的“衣必常暖,而后求麗,居必常安,而后求樂。”即多少闡述了人類需要滿足的這種先后層次關系。作為人類生產方式的主要載體——設計物,它在滿足人類高級的精神需要、協調、平衡情感方面的作用卻是無庸置疑的。設計師通過對設計形式和功能等方面的“人性化”因素的注入,賦予設計物以“人性化”的品格,使其具有情感、個性、情趣和生命。當然這種品格是不可測量和量化的,而是靠人的心靈去感受和體驗的。設計人性化的表達方式就在于以有形的“物質態”去反映和承載無形的“精神態”。一般而言,設計人性化的表達方式有如下幾種:

3.1 通過設計的形式要素(如造型、色彩、裝飾、材料等)的變化,引發人積極的情感體驗和心理感受,是設計中的“以情動人”。

設計中的造型要素是人們對設計關注點中最重要的一方面,設計的本質和特性必須通過一定的造型而得以明確化、具體化、實體化。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人們稱工業設計為“工業造型”,雖然不很科學和規范,但多少說明造型在設計中的重要性和引人注目之處。在“產品語意學”中,造型成了重要的象征符號。意大利設計師扎維·沃根于80年代設計的Bra椅子,采用了傳統椅子的結構,但椅背卻運用了設計柔軟而富有曲線美的女性形體造型,人坐上去柔軟舒適而浮想聯翩,極富趣味性。

在設計中色彩必須借助和依附于造型才能存在,必須通過形狀的體現才具有具體的意義。但色彩一經與具體的形相結合,便具有極強的感情色彩和表現特征,具有強大的精神影響。當代美國視覺藝術心理學家布魯墨說:“色彩喚起各種情緒,表達感情,甚至影響我們正常的生理感受”。因而色彩是一般審美中最普遍的形式,色彩成為設計人性化表達的重要因素。現代設計秉承包豪斯的現代主義設計傳統,多以黑、白、灰等中性色彩為表達語言,體現出冷靜、理性的產品特性。現代設計極力反對虛飾,以少裝飾、反裝飾著稱。但在適應機械化大生產技術條件的前提下,適當的裝飾確可以增加設計的情趣和個性,使設計物燦然生色。現代設計師常在工業設計中采用或加進自然材料,通過材料的調整和改變以增加自然情趣或溫情脈脈的情調,使人產生強烈的情感共鳴。

20世紀80年代由西德人為發育遲緩兒童設計的學步車,曾獲國際工業設計大獎。該設計沒有選用傷殘人器械上常使用的那種閃著寒光和鋁合金,而采用打磨柔滑的木材制作,再涂上鮮亮美麗的紅漆,配上一部玩具的積木車,產品工藝簡單,卻受到國際工業設計界的好評,其根本原因在于設計者通過對材料的用心選擇、色彩的精心搭配和功能的合理配置表現了一種正直的思想和對人性的關懷:讓孩子不感到它是醫療器械,而是令人親近和叫人喜愛的玩具,從而打消自卑感,增加生活的勇氣,也有利于孩子健康人格的形成。

造型設計與人機工程帶來的藝術文化氣息和人機相宜的使用界面使產品更具人性化,人類的自我在逐漸回歸中改造著物質世界,創造著逐漸屬于人類自己的生活空間。

3.2 通過對設計物功能的開發和挖掘,在日臻完善的功能中滲透人類倫理道德的優秀思想如平等、正直、關愛等,使人感到親切溫馨,讓人感受到人道主義的款款真情,可謂是設計中的“以義感人”。

設計師只有用心去關注人,關注人性,才能以飽含人道主義精神的設計去打動人。如一個會鳴叫的水壺,把哨子改成吹出一個和聲的汽笛,使人在水開時不致因尖銳的哨聲而驚惶,當然也最大限度地減少了噪聲對人的傷害。超級市場的手推車架上加一個翻板,老年人購物時累了 可以當靠椅休息,尊老愛老的美德便體現在細微的設計細節中。與常規方向相反裝配的剪刀,給習慣于使用左手的人帶來方便。這些設計的著眼點在于讓社會上更多的人感到世界的溫暖、人類的愛心和人與物的和諧親近。在這方面,日本設計師可堪稱楷模。凡去過日本的人,無不對日本設計的無微不至留下深刻印象,大到大型機械產品,小到一把裁紙刀,他們都有獨到的設計匠心,充分發揮了為人設計這一宗旨。日本設計界稱工業設計為“生活的學者”,認為設計可溝通廠商與消費者,彌補生活的缺陷。1989年索尼公司設計生產了一種用于淋浴室的收音機Shower radio,表達了一種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創造個人產品的設計思想。其周到、細膩的設計理念令使用者感動不已。

現在,設計師對人性的關注已擴展到為殘疾人設計的領域,成為人類工業設計最具人道主義和人情味的一面。德國設計師設計的盲人閱讀儀,小巧輕便,可隨手拿著在報紙上進行掃描圖、閱圖和貯存,避免了殘疾人的心理障礙,盲人也能與正常人一樣讀報。他們還為殘疾人設計了可利用空氣升高的輪椅。這一設計使殘疾人在與正常人談話時,可隨意提高輪椅達到與正常人同樣的高度,還可像正常人一樣使用酒吧臺,享受與正常人同樣的待遇和權力。這一充分考慮殘疾人自卑心理的設計受到了他們的歡迎,也真正的做到了“以人為本。” 設計師已在逐步轉換自己的設計思維,消費者已成為設計師的“上帝”。“為人而設計”不再只是泛泛而談的口號,而是深深扎根于設計師心中。

4 結束語

設計是一種把人們的思想賦予形態的工作,設計就是將所有的人造物賦予美好的目的并加以實現,優秀的設計是真善美的體現。設計從過去對功能的滿足進一步上升到了對人的精神關懷,這是在設計中融入文化,增加產品的文化附加值的根本所在,這也是設計師的責任。隨著人類認識水平的逐漸提高、深化和上升,人類認識將由“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這是認識發展的必然規律。而人類的設計也必將隨著自身認識的提高走向更高的境界,即人類社會所孜孜以求的理想化、藝術化的造物方式和生活方式,由不自覺走向自覺,由追求物質需要為主到兩者兼顧并以追求精神享受為主。由設計的“必然王國”通向設計的“自由王國”,“隨心所欲而不逾矩”,這是設計師及消費者的共同夢想。設計的層次越高,其精神性的因素就越多、越圓滿,物質性和精神性、理性化和人性化的結合就越完美、越融洽。從某種意義上說,設計的不斷發展和提升的過程即是人的認識、思想和情感的不斷完善的過程,人類設計是人類情感、文化精神及倫理道德的映照。設計是無“情”的,又是有“情”的。“情”即映射于人類普普通通的設計中;設計是無生命的。又是有生命的,“生命”即蘊含于人類對物的設計和使用過程中。人類社會的一切都已打上了人類精神意識的烙印,設計也不例外。設計師的工作即是:使人們從物的擠壓和奴役中解放出來,使人的生存環境和物品更適合人性,使人的心理更加健康發展,使人類感情更加豐富,人性更加完美,真正達到人物和諧,“物我相忘”的境界。 對于今天的設計師而言,設計人性化永遠是常念常新的課題,也是設計師永恒追求的目標。可以預言,設計人性化將是未來設計的必然趨勢和最終歸宿。讓我引用一位美國設計師普羅斯說過的話來結束本文:“人們總以為設計有三維:美學、技術和經濟,然而更重要是第四維:人性。”


參考文獻
1、《人機工程學》,丁玉蘭.主編.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
2、《人機工程學設計應用》,嚴揚.編著.中國輕工業出版社.
3、《世界著名設計公司卷》,蔡軍.徐邦躍.編著.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

作者:胡海曉 (西南交通大學藝術與傳播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