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日本人拒絕了扎哈.哈迪德

日本于7月17日正式宣布2020年東京奧運會主會場“新國立競技場”的建設計劃作廢,將從頭進行調整。據報道,圍繞這一項目,日本閣僚們17日也紛紛表示應修改建設計劃以獲得國民的理解,對以兩根巨型鋼筋拱梁為特征的設計提出強烈批判,因施工難度大導致了巨額建設費。

zhd1

2020年東京奧運會主會場的設計方案正是英國伊拉克裔女建筑師扎哈.哈迪德所設計,延續了她一貫的風格。在占地 11 公頃的土地上,她設計了一個巨大的流線型體育場,需要花費巨額資金達人民幣 103 億元。

這則消息讓我想起了在上一期專欄中寫到的:“除了奪人眼球之外,我并未看到扎哈.哈迪德的設計有多少價值。她在中國留給SOHO的兩座建筑,幾乎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當然啰,安倍先生并不是看了我的專欄才決定這么宣布的。日本的建筑設計師們從他們的專業角度給到了安倍先生建議,而他們是站在全球一流設計師的高度與扎哈.哈迪德平等對話的。

日本建筑師對此方案的評價幾乎是壓倒性的負面評價。包括日本七位獲普利茲克獎建筑師當中的三位:槙文彥、伊東豐雄與妹島和世,還有磯崎新、隈研吾、藤本壯介等人。他們在網上獲得了一萬五千名左右的公眾支持。他們反對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扎哈.哈迪德所設計的的體育場館規模太大,已嚴重影響到了周邊現有的建筑,如著名的代代木體育館以及歷史建筑明治神宮。此外,在東京這樣已經有完善城市保護規劃的地方,對于高樓的修建也格外慎重,而扎哈的設計高度約 20 層樓高。為此作為本次奧運場館方案評審之一的安藤忠雄也被質疑,是否是因為做過太多小型文化項目,不懂得大型體育場館項目,所以投下了錯誤的一票!

相較于日本而言,在亞洲的其他國家,包括中國,扎哈.哈迪德的建筑風格一直是頗受歡迎的,盡管經常會受到爭議,但業主也很愿意接受,因為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我想扎哈也很明白這一點,并把這些作為她的價值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不是設計本身。我看過SOHO銀河的設計方案,其中除了扎哈.哈迪德的方案,還有日本建筑師妹島和世的作品。我個人從設計本身的角度來看,妹島和世的作品是優于扎哈.哈迪德的。中國的業主在選擇設計設計師合作的時候,考量的重點不在于設計本身,而是在于設計以外的一些東西,這是一種不成熟與不自信的表現。我們的業主需要國際化的明星設計師去幫助他們獲得一種身份認同,然后告訴別人:我們用了國際大牌的設計師,我們實力與品位毋庸置疑!

扎哈.哈迪德在中國的另一件作品是廣州歌劇院。我們的設計策略團隊在做中國人的審美嗜好的分析時,曾對此做過研究。其中一點是關于中國傳統審美中的居中對稱,這在中國傳統的建筑語言中很常見。但像新的廣州大劇院,很多中國人不愿意去看戲,因為沒有正面入口。

一個國際大牌在不同的國家與地區所受到的不同的態度與待遇,這也折射出不同國家的文化與設計的成熟度與差異性。

這個道理其實與一個人需要通過購買奢侈品去獲得一種身份認同是一樣的道理!我曾經看到一個奢侈品牌的廣告語:“向約翰列儂致敬!”廣告不錯,品牌也不錯,問題在于在中國購買此品牌的人與聽甲殼蟲的人似乎是兩個族群的人。我倒沒有對于奢侈品有任何偏見,只是對盲目消費奢侈品的人有些質疑。這樣的人往往是處在文化的弱勢上的,因為沒有自信,所以需要通過消費或占有一些公認的所謂國際大牌來獲得身份認同,來獲得公眾的認可。一個人如此,一個國家也是如此,這都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

我們的消費市場,正在從一個生活充足性消費市場,進入到自我炫耀性消費(前期)市場,然后再進入到自我炫耀性消費(后期)市場,最后進入到自我投影性消費市場。

在炫耀性消費市場階段,我們需要很多外在的東西去獲得身份認同,比如說奢侈品。而當我們已經成熟到擁有自身明確的價值觀,擁有獨立判斷精神與標準,就能夠拋開所有外在浮于表面的東西,選擇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就進入到了自我投影性消費市場階段。這個過程既適合于一個族群的人,也適合于一個國家。

有意思的是,扎哈.哈迪德的建筑作品分布圖,基本上也是和全球目前處在炫耀性消費市場階段的國家與地區分布圖是吻合的。而日本不是,所以日本拒絕了扎哈.哈迪德。

除了發展階段的不同,另一方面還涉及到設計的國家性。如北歐國家漫長寒冷的冬季使得人們長時間的呆在室內,他們的室內家居用品呈現一種耐人尋味的簡約與溫暖,能讓人長時間細細地品味。這種緣于氣候的心理特征會自然的流露在他們的設計當中,成為了北歐國家設計的一種特性。

而自古以來,日本的國土資源匱乏,在造物與設計上一直講究物盡其用,如何將有限的資源通過精細化的設計,充分的發揮出物的美感與潛能,而非粗放型的消耗資源。這種特征一直延續至今,成為日本設計的一個重要特征與美學價值。

而扎哈.哈迪德的設計向來追求奪人眼球的視覺效果,而忽視功能與細節,所設計的建筑空間利用率非常低,放在東京這樣一個寸土寸金的城市顯得如此的浪費。這些顯然與日本設計的國家性有很大的沖突。

那么,難道她的設計是符合中國的么?確切的講是符合中國當下的炫耀性消費市場階段,但并不符合中國。撇開國家與文化的層面不說,設計的根本是應該為人類創造一種更為合理的生存環境與生活方式,連這一點最基本的,扎哈.哈迪德都沒有做到!

zhd2

今年年初,扎哈.哈迪德對外公布了世界上最大的機場——中國首都新機場方案,預計2019年完工。之前她從未設計過機場,中國可真是扎哈.哈迪德的福地啊!

與這個世界最大的機場相比,我想先改善一下飛機起飛準點率為0的現狀是否是當務之急呢?


作者:楊明潔
原文發表于《周末畫報》城市版專欄
專欄撰稿人:楊明潔